年假何时来

【张肖】逻辑顺行

肖时钦看着张新杰把自己手里的烟抽走,捻在烟灰缸里。还往里面倒了点隔夜茶。


那么丁点火惨叫着迅速灰飞烟灭。


——怎么了??

——不健康。


肖时钦扶额。


——你也抽好吗?怎么只许州官放火……


他没能说完,对方伸手在他脸侧摸了一把,握着下巴拉过来严肃正经的亲了一口。


——我走了。

——……那你慢点。

——嗯。早点睡。


门关上的时候屋里没开灯,只有走廊上的声控灯应声而亮,映了张新杰一个乌漆墨黑的背影。


肖时钦伸手摸出自己的PAD连上网,少见的在一片代码里走了神儿。


他俩的开始实在是匪夷所思,绝不是逻辑顺行的结果。就连走到今天这种程度也是出乎意料。


没啥交流,没啥约会,没啥约定。


每次都是张新杰提前两天打来电话,询问两天后晚上的时间安排,然后就是定个时间地点,一般都是张新杰定出来的,肖时钦只需要表示同意与否。而地点也不外乎连锁酒店和肖时钦家两个地方。


这种关系让本不擅长人际关系的肖时钦有点挠头。说是恋爱吧,没有传说中恋爱的特征,把他们之间处的情形输入If条件句运行出来的结果估计约等于约炮。说是炮友吧……肖时钦什么时候答应可以当炮友了。真细究起来他特么还是被炮的那个,顶多算是炮灰关系。


但说不是恋爱吧……每次做完擦丁丁的时候,对方总是拍拍他说来,然后拉他上床抱着,俩大男人,赤条条的躺在空调房里,怎么想怎么觉得有点羞耻,一开始肖时钦都有点不好意思,直接翻身扭头去,结果对方的手臂跟着搂了过来,箍在自己胸前,鼻息就打在耳边颈侧的那块皮肤上,痒得直至心扉。对方好像没半点自觉,也气定神闲没觉半点不自在,抱上就不撒手,能抱多久?反正有次肖时钦睡醒两觉了那手还没撒。


为了这点奇怪的癖好肖时钦曾偷偷的上网查过几次,知乎果壳豆瓣天涯轮番上阵,无一例外网上的好事者告诉他那是占有欲的表现,碰到这种真爱就嫁了吧。


然后肖时钦就利用各种手段把上网记录清除了,删的都快恢复出厂设置了。


真爱吗?


他推了把眼镜看了眼看个报纸都要做摘要的张新杰。只这一条就判断,这也太不合逻辑了。


TBC

评论(6)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