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假何时来

【张肖】逻辑顺行2

肖时钦一直觉得把张新杰和言情剧的词们联系在一起是件很OOC的事。对张新杰来说逻辑比其他的要靠谱的多。如果说人是由肉体和灵魂组成的,张新杰估计是由if和else组成的条件判断句。

 

肖时钦倚在电脑椅上撮了一把眼镜,然后动手编了个小程序。

 

那个程序很简单,把他能想到的常见情景根据张新杰的性格进行汇编,然后随便搞了个最简易的用户体验界面,就一个文字输入框和一个按钮。小程序很快就完成了,他随便输了个词测试:

 

23点。

 

——早点睡。

 

屏幕瞬间显示这个词,肖时钦乐了,又动手打算敲了个词进去,这时候电话响了,他接起来。

 

——喂。

——是我。晚上有空?

——恩,有啊。

——一起吃饭,我去接你。

 

肖时钦便是万万没想到张新杰所谓的有事找你是指让自己帮忙修电脑。而且还是上门修电脑。他还从没去过张新杰家。

 

他原本以为只有妹子会找他修电脑杀毒重装系统。

 

站在张新杰家门口的时候他有点踌躇,打眼一望,他觉得里面的地板比自己的袜子还干净。一脚踩出一个带着热气的脚掌印肖时钦就赶紧把脚缩回原地,张新杰换下一套外衣,打开排列规整得跟冰箱似的的鞋柜,抽出双拖鞋给他,随后一指:洗手池在那边,洗手。

 

等他洗完屋子的主人已经换了一套居家服,连眼镜都换了一副,整个人的气场都平易近人了不少,肖时钦不得不感叹人靠衣装。他在电脑前坐下姿势无比标准的敲了一串命令符:

 

——难得你也会请我修电脑……

 

肖时钦笑着说着一转身,右肩却撞上张新杰的胸膛。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过来,手撑在电脑桌上,把他罩在整个臂弯里。肖时钦脑子有点懵,他比张新杰要高,这种姿势他不得不维持着半趴在键盘前的动作,对方前压一些,他整个肩膀都跟着贴进张新杰的怀里,不紧不慢在耳边呼出的鼻息撕扯着他的心跳。肖时钦觉得血液奔腾涌向脑袋,有点慌。

 

这是什么,调情吗?

 

肖时钦被这个词吓一跳。一上来处对象就是老夫老妻节奏从来都没这一出,这、这是盗号的吧?

 

始作俑者毫无自觉,伸手带着他的手划拉鼠标,认真的指出问题:

 

——注册表有几项冗余的,初步怀疑是病毒。

——这个……删除了吧?

——可疑的删了,没运行测试。

——呃,好,我看看。

 

张新杰垂眼看了他一眼,手臂掌控下的人由于这姿势和过近的距离浑身不自在,肌肉绷的跟条扭紧的毛巾似的。

 

肖时钦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屏幕上,正好切换到CMD,黑色的背景中只有闪烁的短小光标,和映在屏幕上张新杰垂眼看他的眼神,还有那嘴角一动带出的一个简单而短暂的笑。

 

那只一直撑在电脑桌上的手离开了片刻,肖时钦跟着他的动作抬头,看见他摘下眼镜,紧接着就俯身亲上了程序员的嘴唇。张新杰的嘴唇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干燥的,跟他的手一样,嘴唇互相贴近、摩挲,而后含吮,少有舌吻那种深入的“交流”,只不过没有字面上这么温柔,他的吻带着压迫感和感情,常常让肖时钦感觉碰触到了藏在深处的张新杰。

 

程序员自觉的也抽空摘了自己的眼镜搁一边,然后伸手单臂揽上张新杰的颈,他知道他喜欢这种主动贴近动作。肖时钦在他吮吸轻咬自己下唇的时候伸舌勾了下对方的牙齿和上唇,紧接着他看到那双经常藏于镜片之后的眼抬起来,啮住他的舌头含进嘴里,同时握住他的手腕整个人都压下,舌头想收都收不回来。

 

 

 


本来我是写了肉的

但是特么我是直接在LO上写的,然后按BK键本来打算删个字,结果页面返回了,返回了,返回了,回了,了。。。。。。。

所以我还没有从这个深深的打击中恢复……………………

只能先TBC了



TBC

评论(8)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