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假何时来

王黄的那个食人族的局部

估计开头需要重新写,有点偏离。



——————————————————


但,王杰希的关心总是带着一些强制性在里面,就像普通的专制家长,一言堂开的不容别人有任何“但是”。但是他喜欢,总想在这边那边唱唱反调,干点严令禁止的事。所以他黄少天成不了高英杰——他曾经潜去看了一眼那个小孩,完美的执行着王杰希所让他做的所有事,像所有完美家庭里的优秀孩子一样。黄少天撇撇嘴就走了,很显然王杰希并不希望他知道除他之外还有一个高英杰的存在,他从没在他面前提过这个小孩,甚至连名字都没说起过。黄少天是个聪明人,他同样也不会让王杰希知道他知道并拜访过他的这个未曾谋面的“弟弟”。

 

——或者该叫储备粮食二号?

 

黄少天回头看了一眼。这么听话,味道一定不错。

 


 

黄少天把窗拉开一个缝隙,伸手勾开窗帘望了一眼,而后他拉开窗,轻巧的钻进去。

 

然后他就落进了一个怀抱。黄少天一惊,但也只是惊的一个哆嗦,随后他就闻到了王杰希的味道,他让自己放松下来。“老王这么晚了还不睡,抓谁啊抓我呢?”

 

王杰希没有说话,手顺着黄少天运动衣裤的缝隙摸上他的腹部,很快黄少天就察觉到了不对。

 

那只手太冷了。

 

黄少天狐疑的合在那只手上。

 

“……老王?王杰希?”

 

紧接而来的剧痛让他的脑筋迅速清醒,他攥住那只手拼命往外拉,试图挣出王杰希的禁锢,“王杰希!见鬼……啊!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同时他喊着对方的名字,希望把他从本能中唤醒。混蛋,黄少天咬牙切齿的想,王杰希的永夜马上来了,他在本能的寻求进食。好痛。

 

该死的,为什么会是今天?提前了?之前如果有这种本能觉醒王杰希总是会提前提醒他,并亲自把他送到别人那里住一晚。但这次没有任何预警。黄少天没去想这是为什么,是因为这次不准时出乎了王杰希本人的预料,还是他根本就是想在今晚吃完“大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喊了,照王杰希这个架势,他已经不指望王杰希能在他还有一口气的时候突然清醒过来。被进食的疼痛刺遍全身。“你这个混蛋王杰希……有本事你弄死我先……吃活的你特么还有人性吗……啊哈对了你本来就不是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杰希在温暖的血泊中慢慢的找回了自己的意识,他在恢复初期有点茫然,大脑一时从进食的喜悦和兴奋中冷静不下来,还处于迷茫阶段,不记得自己干了什么。直到他的嗅觉开始更醒,扑面而来的血腥味灌满了他的口鼻,他愣了愣,突然开始在身边摸索起来。

 

他的视觉还没完全更醒,此时视野中一片灰色,像是森林里清晨未散的雾气,阴暗而晦涩。很快的,王杰希摸到了黄少天发冷的手,他一把抓起来。

 

他摸到那手上粘腻的痕迹,肯定是血。

 

王杰希把他拖进怀里抱着,从桌上摸索下杯子来给他喂了一口水,拿下来的时候还洒了一些在他身上。黄少天几乎睁不开眼,只是小口喘着气,那些气还没等吸到底就被呼了出去。他觉得他几乎就要死了,他很想说些什么,事实上他也正在这么做,但几乎无法听清。

 

妈的,混蛋王杰希,有本事你就吃了我。王杰希,你个混蛋,混蛋王杰希混蛋混蛋王杰希。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个。直到王杰希把手贴在他的颈侧,摸着他的脸把嘴唇印在上面。黄少天想到了那个高英杰,想到了自己窥视的时候,王杰希待那个小孩的关系和照料。腹部的伤口突然刺痛起来,每喘一口气,都疼的要命。他突然觉得委屈极了。

 

————————————————————

 

王杰希站在隔护玻璃前,交叉在胸前的手无意识的抽搐屈弯,他看了眼,无声的插进休闲裤的口袋中。

 

维生器械下的那具身体伤痕累累,他甚至能嗅到牙齿和唾液在黄少天腹部留下的痕迹,连碘酒都擦除不掉,这次发作几乎送了这个青年的命,当他找回理智的时候黄少天的生气与身体之间的联系只剩丝丝缕缕,就像枝头的果实一样,摇摇欲坠的诱人。他不敢再碰他。

 

而现在,勃勃的生气从那具无力的身体中不断涌动,王杰希甚至能看到那些流动的脉络,和在伤口泳聚的、比血液还要粘稠的生命力。那是黄少天的生命力。他曾以为是无穷尽的生命力。如同禁果一样美味的蠕动着、引诱着他,让他难以抗拒。

 

不。

 

王杰希握紧裤袋中因渴望和本能的欲望而不断抽动的手指。

 

不。

 

“真馋人,不是吗?”

 

王杰希皱起眉,声音带了些警告的味道,“离他远点,他不属于你。”

 

“也不属于你。”对方笑,声音因叼着烟而含糊不清。“自己不吃还守着不让别人吃,太过分了吧大眼。”




……

_(:з」∠)_快写答应好的文啊我特么到底在干毛!

评论(7)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