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假何时来

你知道那边夜市里有个臭豆腐摊吗

物竞天泽:

你知道那边夜市里有个臭豆腐摊吗周泽楷X黄少天

 

1

跳过所有繁琐的简单的有用的没用的描述和解说来阐述客观现实的话,那就一句话。

黄少天是个卖臭豆腐的。

 

26岁。卖臭豆腐的。在夜市。

面容端正,品行不端正但也算良好,开朗又阳光,笑起来有可爱的虎牙,除了太话痨之外没什么太大缺点的、和大学里三三两两地吸烟聊天谈未来的男孩子们没啥区别的好青年。

别提他大学超龄了这件事。风华正茂的时候黄少天也没去念过大学。

 

这件事大概是他一生的遗憾。

 

2

周泽楷呢,他是黄少天卖臭豆腐的那条街,的旁边那条街上开蛋糕房的。

长得帅极了。高高的个子,宽肩窄腰,眸子深邃,黑头发看着就柔柔软软的,笑一笑来排队女孩子都能倒一片……哦不,其实也并没有这么夸张。

他做蛋糕的技术特别好,精致又漂亮,还好吃,虽然店才开了半年多一点,在这附近已经算得上声名远扬了。

这位帅哥声名远扬的还有一件事就是,他每天晚上都要到旁边那条街的夜市去买一份臭豆腐,风雨不误,雷打不动的。

 

到底有多喜欢臭豆腐啊。他雇佣的小服务生总是忧郁地叹息。

 

3

黄少天和左邻(卖炸冰淇淋的大爷)右舍(卖烤面筋的阿姨)的关系都很好,长辈们没事儿也会关心一下这小伙子的生活问题,像是怎么还不找女朋友之类的,还有不读书来夜市摆摊怎么不学好之类的。

后面那个问题黄少天答得坦然,他说我倒是想念啊,B大的录取通知书都收到了呢,但家里没钱供不起啦。这时候周围的人都会唏嘘不已,黄少天就耸耸肩膀说,“没什么,从基层做起,收获美好明天。要感谢党的关照呀。”

 

但谈及女朋友问题的时候黄少天往往会有点心虚,他天生是个弯的,找个蛋的女朋友啊,祸害小姑娘那真是不要脸。

但这怎么说出口啊。

 

黄少天只能嘻嘻哈哈地糊弄过去,“没钱啊,现在的姑娘谁不看你家世背景的。”

又说,“而且你看我虽然长得帅呢,咳你们别笑。”自己倒是笑得阳光灿烂的,“我就承认了吧,咱这样儿的,到底也是没气质啊。”

“不是我说,你看那个,隔壁街蛋糕房老板啊,”黄少天一边把豆腐丢下油锅炸一边说,“人那叫真帅,气质好,他身上穿那牛仔裤你们看见没,就对面那摊上买的就二十块,跟我那条一样,但人穿上那也跟名模似的。”

“比不了啊,”黄少天把豆腐捞出来刷上酱料,“哪家小姑娘不愿意跟那样的,就我这一身臭味儿……嘿嘿。诶下一位欢迎光临,你要吃什么味儿的,豆腐怎么炸?”

一边说一边抬了头,职业笑容好感提升五个百分点妥妥的。

 

——妈妈呀,我眼前有个帅哥一米八,宽肩窄腰大长腿,还跟我穿一样的牛仔裤。

 

黄少天尴尬地挠挠后脑勺,然后扯开笑脸,“诶妈隔壁街蛋糕房老板,你好你好,今天也来光临了啊,这跟楼下大娘呆久了嘴巴有点碎,您别介意啊别介意。”

帅哥抿嘴笑了笑,黑眼睛眯起来像是往里扔了两把冰碴子,“豆腐,酥一点。不放辣。”

哎哟说话也这么斯文。黄少天想。嘴上应着好嘞酥的您稍等哈,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下锅油炸,两三分钟就够,等到有香味飘出来就已经有点晚了,得在那之前把豆腐捞出来装盒,然后刷上酱料,撒点葱花香菜就可以收钱了。

黄少天往豆腐上插根签子,递给蛋糕房老板,“五块,谢谢惠顾。”

黑头发的青年从屁股兜里掏出钱包,抽了五块钱给黄少天。接过盒子的时候他突然说,“周泽楷。”

“啊?”黄少天愣呵呵地抬头,还不忘记把钱塞进围裙袋。“说啥呢帅哥?”

“我的名字。”

“哦……你好你好,鄙人名叫黄少天,就那个黄那个少那个天,幸会幸会啊。”黄少天迅速恢复状态,自来熟地跟人家摇摇手,“下次再来啊周老板。”

周泽楷就又笑了,这次不是羞涩的是开心的,他点点头,黄少天顿时明白了蓬荜生辉这词儿怎么来的,是不是说这话那人当时跟他现在一个心情啊。

黄少天看着帅哥离去的背影痛苦地捂住眼睛,笑什么笑,对个gay来说刺激太大了啊大大。

 

4

说一件不为人知的事。

周泽楷喜欢黄少天呀。

从很久以前就在喜欢了。黄少天的名字他自然也是早就知道的。

所以他其实并不是喜欢臭豆腐,虽然也不讨厌。

 

已经,五年了。

从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黄少天以来。

但看上去黄少天好像已经不记得那些,也挺正常的,连周泽楷自己都没想过还有机会能再见到他。毕竟他们的相遇实在是偶然到几近命运。

 

命运命运。

上天又给了我一次见到你的机会。

周泽楷盯着手中那张有些年头的A4打印纸露出高兴的表情。

 

强者总是懂得把握机遇的。谁放手谁是傻子。

 

5

他们相遇的故事说起来很简单。

那年周泽楷刚从专科学校毕业正打算找个编程方面的工作,他在人才招聘市场转悠了一上午也没什么收获,大厅里到处都是人人人,挤得他头昏又眼花几乎要喘不过气。

他最后在一张桌子前停下脚步,决定这家再不通过他就回家睡觉去。反正他也不是这么急着非得找工作不可。

周泽楷就这么遇见黄少天的。

那时候黄少天就站在他旁边口若悬河侃侃而谈,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地叙述了雇佣他的好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十句不重样,给负责招聘的人说得一愣愣。周泽楷也一愣愣,昏暗的建筑物里怎么这个人的眼睛里还像有光在转呢,真好看。不过最后黄少天还是没被雇佣,他没读过大学也没拿到程序员资格证。

被拒绝了的黄少天匆匆离开的时候周泽楷看着他的背影直到被人海淹没,他转头面对两个面试官,这两个人是刚刚被黄少天烦着了,这会儿碰上个不说话的觉得简直天赐良才,问题没问几个就叫周泽楷下周开始来上班,劳动合同先签半年。

等周泽楷拿着办好的手续签完的文件走出大厅的时候他又和黄少天碰上了。

黄少天当时在和人打电话,嘴里念叨着哪儿啊哪儿啊我没看见你一面往后退了一步,正巧就和正低头给江波涛发短信报告成果的周泽楷撞在了一块。周泽楷没有准备给他撞得失去平衡,黄少天眼疾手快地拉住他才没让他脑袋着地,但俩人还是一块倒了下去。

 

事后回想多少次周泽楷也觉得那场景真是特别狗血。他们摔得简直就像台湾那些粗制滥造的无脑肥皂剧,被黄少天压在身下的周泽楷呼吸一窒想叠罗汉真的没什么意思。

 

“哎哟哎哟,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后面有人。哎你没事吧?行不行啊?没摔蒙吧?”黄少天一边说一边迅速地跳起来,见被他压着的人一脸痛苦但还是坐起来摇了摇头黄少天不由得松了口气,太好了这好像是个好人啊,这要碰上心黑的讹上他可就完蛋了。

所谓穷人的悲哀与伤痛。

 

黄少天伸出手拉周泽楷,看着周围散落一地的纸片他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下可麻烦了,都混在一块了啊简直丧心病狂。”他看了一眼周泽楷,“诶你不是刚刚排在我后面那人?怎么样?被录用了吗?”一边蹲下身去捡起满地的纸张,试图从里面挑出自己的。

周泽楷也在他身边蹲下,接过黄少天递过来的属于他的简历时短促地嗯了一声。

“我就随口一问结果还真录取了?真难得,那家公司挺不好进的呢。恭喜你啊。”黄少天闻言立刻回过头朝周泽楷笑了一个,浅色的眼睛里流光溢彩的,连睫毛都沾着阳光,“好好干呀,社会新人。”

 

就这么回事吧。爱情的降临总是突如其来。

 

6

周泽楷能知道黄少天的名字还是多亏了他们散落一地的文件资料。

那一天他回到家就发现自己的资料夹里混进了一张不属于他的纸张,想来是白天那会儿不小心拿错的,黄少天三个字就写在上头。

 

黄少天啊。他想。是叫黄少天呢。

 

“黄少天。”周泽楷对着无人的空气轻声念。

他记下这个名字。

 

一记就记了五年。

 

7

今天帅哥也来吃臭豆腐了。

空气里全是油沫子的腥气,周围有新疆羊肉串的叫卖立体声环绕,帅哥就那么坐在黄少天摊位前的小桌上岿然不动,美好得跟画一样,就他那一块。

 

啧啧,白莲花啊,出淤泥而不染的。

不过这景象也见惯了。

黄少天在围裙上抹了两把手,今天稍降了点温,生意不那么好。闲着也没什么事情可做,他干脆坐过去找周泽楷说说话。

然后就同往日一模一样,黄少天刚一坐下,还没来得及开口,帅哥就先扭过了头冲他微笑。

 

“黄少天。”

 

8

黄少天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怎么就跟周泽楷熟起来了。

好像不知不觉中,已经特别习惯了每天晚上一抬眼睛就看见这个人坐在小桌旁,固定的位置,不变的风景。走过去的话还能看见他对自己笑。

那笑脸有多好看黄少天也形容不出来,他虽然话多但语文也并不是那么好。只不过每一次,周泽楷对他笑得眉眼弯弯,黄少天都觉得像是心脏被丢进了油锅里头煎一样,酥麻麻的,有点难受,但也快活。

 

就这么个萍水相逢的人。

从陌生,变成了常见面的老主顾,变成了能谈上话的朋友,又发现他变成了住对门的邻居。

好像当他回过神来,生命里已经到处被打上了这个人的印记。

越来越多越来越深。

黄少天不想承认。

自己大概是有点喜欢周泽楷。

 

9

最开始只是因为无聊所以去搭了句话,不过就刚好有空才聊两句。黄少天就算喜欢同性,也不至于看见个帅的就往上扑,何况像周泽楷这种的,看一眼就很直的类型。

 

聊过了之后,黄少天却觉得周泽楷实在是非常有意思。

事实上,不嫌黄少天烦的人不算少,但像这样喜欢听他说话的黄少天还是第一次碰见,不管自己说多没营养没内容无意义的话周泽楷都眼里带笑地听着,时不时地点头或摇头,偶尔给他字数很少的回应,往往这时候黄少天就要猜他是什么意思,如果猜对了周泽楷会很高兴地看过来。这样的交流很新奇,周泽楷的眼睛很温柔,黄少天挺喜欢。于是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这么一来,自然就变得没完没了。

他们聊很多话题,过去现在未来的故事,生活,还有一些愿望。内容并不重要,黄少天不过是单纯地享受在一起的时间,相互凝视的默契,还有参与进彼此人生的过程。

 

就和所有言情故事的发展毫无二致,相处得越多,黄少天就对周泽楷越是在意。

越来越想看着他,越来越想了解他。

越来越。

喜欢他。

 

10

喜欢这种感情从来都毫无道理可言。

黄少天想破了脑袋也没想通自己到底喜欢周泽楷什么,或者自己从哪时候开始喜欢他的。

反正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满脑子都是他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是。

 

真想在一起啊。黄少天想。十一月份参加完了程序员考试之后,就去跟周泽楷这么说吧。

就算不成功也要追到他同意为止。

管他直不直的,必定要他爱上自己。爱上黄少天。

 

11

黄少天推着他的小摊子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特别喜欢这段路,很长很直,两旁整齐地栽种着桂树,尤其九月份一到,好像满世界都飘满了曼妙的花香,月光照下去那优雅小巧的浅白花瓣在风里浮沉得自在又写意。

行走其间心就不知不觉地安稳下来,黄少天放慢脚步,享受地吸了吸鼻子。

 

良辰美景,佳人相伴,人生真美好。

 

“周泽楷。”他叫了一声。

走在身边的人转过头来,视线正对上黄少天亮晶晶的浅色眼睛。

“嗯。”周泽楷弯着眼睛微笑,一面伸了手摘出黄少天发间飘落的一瓣桂花,顺便帮他理了理被夜风吹乱的刘海。

黄少天感觉眼睛被晃了一下,但还是坚强地问:“你会不会做桂花糕啊?那种透明的,特别甜的。”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看见黄少天明显遗憾的神色之后又马上说:“可以学。”

“哎哎没有必要特意去学这么麻烦啦。”黄少天赶紧摆手,“我就是随口问问,这东西也到处都有卖,想吃我就自己去买……”

“我学。”周泽楷打断他,“做给你吃。”

 

多好的夜晚。

月白如练,十里桂花香。

 

黄少天有那么一会儿完全没话说。

“行啊。那你学会了之后记得第一时间拿给我尝。”最后他这么说,然后伸出右手。“说好了你可别反悔。来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周泽楷看看黄少天支起的小指,又看了看他掩不住笑意的唇角。然后也学着他的样子,轻轻勾上黄少天的手指。

九月的夜已经开始有些冷呢,但彼此皮肤接触到的地方相互交叠着孕育出了温暖的热度。

 

那是,他们第一次的牵手。

 

12

凉秋九月,草木萧萧。黄少天膝盖上摊着本砖头一样厚的参考书坐在他邻居开的蛋糕店里,占据着屈指可数的几个桌子之一,笔记本电脑和散乱的书本资料盖满整个桌面。他受到帅哥店主的邀请,百忙之中来试吃传说中的新品。周泽楷当时笑得高深莫测,挑起了黄少天全部的好奇心。

 

他已经在这里坐了一上午,等着周泽楷的同时试着写了个程序,run的时候一直跳出错误窗,黄少天反复检查了好几次也没找到错在了哪儿。

 

正烦躁着,周泽楷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笼罩在了一片阴影中。

“这里,不对。”周泽楷说着俯下身,修长手指在键盘上轻巧地跳跃几下,改掉了一段语句,然后移动鼠标点击了run。

程序顺利地reading,黄少天恍然大悟地一拍手:“原来是这里错了!诶周泽楷你不错嘛,不愧是大学生,厉害厉害。”他高兴地回过头,一眼就看到周泽楷有些腼腆的笑脸近在咫尺。糕点师的左手还托着个盘子,白衣服黑头发一块被太阳照亮了看着简直跟天使似的。

天使站在黄少天身后弯着腰,右手还搭着他的键盘,仿佛环抱的姿势以及几乎相碰的嘴唇,周泽楷毫不避讳地跟他对视,黄少天已经可以看见他眼中自己的倒影。气氛暧昧到极点。黄少天全身的神经都绷了起来。

 

“周、周泽楷,你是不是做好了呀?你要干什么来着?哦对试吃,快快试吃,来试吃来试吃。吃蛋糕呀,我最喜欢吃蛋糕了。”黄少天说话的语速飞快,变成平时的两三倍,“别傻站着呀,来坐下坐下,别累着了哈。”

周泽楷嗯了一声,把桌上乱七八糟的书本大致整理好了之后放下手里的盘子,自己在黄少天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黄少天努力从周泽楷身上移开注意力,看向他刚刚放下的盘子:“等……周泽楷,你这是啥?抢我生意吗你想??”他指着盘子里的几块臭豆腐痛心疾首,“你不是做蛋糕的吗,那你就别研究这种不上档次的东西啊,在蛋糕房里开油锅这样不好你快注意到!”

周泽楷听他说完,慢条斯理地叉起一块送到黄少天嘴边:“尝尝。”

黄少天的视线在周泽楷的脸和臭豆腐之间转了好几个来回,最后放弃地念叨着好啦好啦,一口咬了上去。

 

甜腻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填满了口腔的每一个角落。

 

是奶油。

黄少天惊讶地睁大眼睛,“你……行啊,有创意够新颖。耍我挺高兴是吧?嗯?不过还真挺好吃的,果然手艺不错嘛。表扬你。”

他说到最后笑了起来,眯着眼睛像极了餍足的猫。

周泽楷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瞧,看得黄少天刚定下来的心又开始疯狂乱跳,笑脸也变得有些僵硬,“嗯,啊,那什么。你也吃呗,尝尝,那啥啊,好不容易做出来的,别叫我一个人吃光了。”

“嗯。”周泽楷说,伸出手揩掉黄少天唇边沾着的一点奶油放进嘴里,“甜。”

 

13

黄少天手中握着粉笔,在墙壁上胡乱地涂鸦。

他身处的是一片拆迁楼,残垣断壁就跟朝鲜打过来了似的。

 

人生如此艰辛。

 

有时候收摊回家的路上黄少天会拐来这里呆一会儿,算是散心,整理情绪。偶尔也会碰上光自己一个人深沉也压不下去的心潮澎湃,黄少天就得要这样干才行。

乱涂乱画。

 

这个行为不对,好孩子不要学,不然以后只能卖臭豆腐。虽然我们不歧视臭豆腐。

臭豆腐也可以有春天。

 

但春天来了对于黄少天来说,就只有心烦意乱。他说不好究竟因为什么烦,或者说什么都烦。

周泽楷那对盛着星光的黑眼睛让他烦,周泽楷提起的嘴角让他烦,周泽楷的头发从耳后刷拉拉地落下来也让他烦。要是周泽楷无意间碰到他了,那一块皮肤甚至能发烫一整夜,这样的最烦。

“周泽楷,周泽楷,你怎么能这么烦人。”

黄少天不怎么高兴地一边嘟哝一边画。他画了个很烂的火柴人,勉强加了高帽子和围裙,手里托着看起来就很难吃的蛋糕,脸就只写了一个帅字。画完之后想了一下,他又在旁边写上一行字,改了两遍,最终黄少天盯着墙壁露出个有点得意的笑容,推着他的小餐车离开了。

 

月朗星稀。银亮的月光顺着废墟的影子流了一地。

 

一路跟着他的周泽楷等人影消失了才从一旁建筑物的背面走出来,绕到几分钟前黄少天站的位置。

那墙面铺着拙劣的简笔画,人物一目了然。他又看向旁边,黄少天刚刚写下的字。

 

「距离迎娶白富美还有37天」

 

看上去像是倒计时。37天后是黄少天预定参加的程序员考试。

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他一定是想要做点什么。

那会是什么。

 

“黄少天。”

高富帅在黑夜里安静地绽开笑颜。

我等着你。

 

14

这是个,安宁的,祥和的,有点冷的,但空气清新的,十月的夜晚。

今晚的夜市也依旧和乐融融。

原本该是。

 

“老韩来了——!!!”

当不知道是谁的一嗓子划破天际,人声鼎沸的街道顿时陷入了一种诡秘的安静,烤羊肉串的假新疆叔叔停下扇风的手,炸冰淇淋的大爷忘记捞起面团,世界静止一秒钟。

下一秒整条街都狂躁了起来。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老韩!!”

“尼玛他多久没来了不带搞突然袭击的人干事!!”

“我操那是我家的桌子你tm别抢啊!”

“行了行了那玩意儿就别要了赶紧跑!!!!!”

 

有韩者,名文清。职业,城管。

 

无证营业的小摊贩看见他就跟老鼠见了猫,打不过只能跑。底层人民不容易。

黄少天当然也是其中之一,他反应快,听见喊声就三下五除二地把台面上的东西扫进了摊车里头,盖严锅盖拉上周泽楷就跟着人民群众四散奔逃。

至于其实他并没必要带着周泽楷一块跑这件事,黄少天是后来才注意到的。

 

“周泽楷,快快,这边这边。”黄少天顺手把摊车推进随便一幢居民楼的楼道口,拽着周泽楷闪进了一条窄巷。

那真的是条非常狭小的巷子,他两个大男人挤进去就一点空隙都不剩下,倒是利于躲藏,人在外头一走一过根本看不见阴影里面有人在。黄少天的脸就近在咫尺,周泽楷得以接着昏暗的光好好地看清他的样子,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眉眼,再苦的生活也磨不掉一点专属于黄少天的神采飞扬,一路跑过来他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月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的。

夜这么黑,就算干点什么也不会有别人知道。

周泽楷突然产生了这个想法。

他们脸对着脸地站着呢,胳膊大腿都严丝合缝地紧贴着,周泽楷真想就这么抱紧了黄少天,再也不让他远离自己。偏偏黄少天还因为担心摊车的关系,安静了没一会儿就一个劲儿地开始往外探头探脑,嘴里念叨着走了没走了没老韩还在不在,周泽楷你那边方向比较对劲快帮我看一眼。

“唉你别傻站着啊,要是走了咱俩赶紧出去,待会儿摊车被人偷走了你还让我怎么过日子。那可是我吃饭的重要工具啊,像你这样子开得起店的资本家一定不懂吧,我……”

 

“别动。”

周泽楷两个字打断黄少天的滔滔不绝,他在控制自己,不要因为黄少天一刻不停的动作而过于兴奋。他们之间一定有着些什么,尽管周泽楷确定,但他还没对黄少天说喜欢,黄少天也没对他说,这些应该留在那之后。况且周泽楷也并不想自己和黄少天的第一次就是在肮脏昏暗的小巷子里,他们应该在更好一些的地方,应该让黄少天感觉爽快又舒服。

 

黄少天无话可说地看着周泽楷深深吸了一口气跟着动作小心轻柔地和自己错开身子,他声音里的某些欲求实在是非常明显,漂亮的黑眼睛看起来比平时更黑了,黄少天确信这不是因为环境昏暗的关系,腿上的那触感让他背后汗毛都竖了起来。

不再纠缠到一块的四肢被夜风吹得有点冷,他没怎么思考就伸出了手按着周泽楷的肩膀让他靠在墙上,“等等。你打算就这么回家?”黄少天指指对面人的下身,那里的大小明显不属于正常范畴,“会被当成变态的吧,帮你解决一下?”

周泽楷深深看了他一眼,而后轻轻摇了摇头。

“走吧。”他说,“他们走了。”然后先黄少天一步走出了小巷。

“哦,是吗。”被留在后面的黄少天低声回应了一句,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15

黄少天一脸费解地站在拆迁楼的废墟里,他的涂鸦墙前。墙上还是他之前画的帅哥糕点师,还有旁边的一行字。

倒计时显示距离程序员考试还有12天。

 

的确还有12天,但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他由于先前在小巷子里和周泽楷发生的那件破事有些心烦意乱,加上考试迫在眉睫,已经连续三、四个晚上既没出摊也没有到这里来更改日期了,可墙上的倒计时却仍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而他写的句子也莫名其妙地从「距离迎娶白富美」变成了「距离被白富美迎娶」。

 

黄少天认得这是周泽楷的字,他好几次在对方的店里看见他填写蛋糕订购单所以熟悉得很。

是周泽楷在黄少天没来的期间帮着他倒计时,改写了黄少天的句子还在后面加了个:)

 

“喂你不是在开我玩笑吧。”黄少天迈开脚步走过去,低声地自言自语着,“这又是什么意思,不是拒绝我了吗?”

他探手覆上墙壁,顺着老旧的纹路轻抚下去,石灰被冰凉的夜浸泡得从里到外透着寒气,黄少天却恍然未觉般反复地摩挲着墙面,指尖在那几个字上流连着,徘徊不去。

雾气随着呼吸飘散在空气中,将眼前氤氲成一片模糊不清。

“还是说,其实你也喜欢我呀?”黄少天宛如呢喃地说,他倾过身,额头贴上本该是冷冰冰的墙壁,却仿佛是带着几丝热度一般,有暖意顺着皮肤倾泻而进,蔓延到四肢百骸。“周泽楷,周泽楷。我怎么越来越喜欢你。”

他轻声地诉说着本以为无人倾听的告白,但若是知晓那人就在距离自己一步之遥的地方,恐怕黄少天无论如何也不会这般轻易地便说出口吧。

周泽楷就站在这墙壁的另一侧,黄少天看不见的地方。他已经等了很多天,每个晚上都来。

他就那么听着黄少天对自己说喜欢。

他第一次听见黄少天对自己说喜欢。

扑通。扑通。

心脏跳动的声音那么鲜明,和黄少天一句一句的「喜欢」混杂在一起啊,在耳边无限地放大。

手掌不由自主地攀上破败的墙壁,他知道黄少天就在对面,他想摸摸他,想感受他的热度,想拉着他的手就再也不放开。

 

他们的掌心隔着墙壁贴合在一起。周泽楷的,和黄少天的。

一个美丽的偶然,奇妙的巧合。

命运总是有着冥冥注定。

 

黄少天说,周泽楷,我喜欢你。

那个时候周泽楷无声地回应他,嗯,最喜欢你。

 

他以为他没听到。

他知晓他听不到。

他想,总有一天我得让他知道。

他想,总有一天我要说出口来。

 

然后,他想,我要他和我在一起。

然后,他想,我要和他在一起。

 

今夜没有星星,他们只好对着远处的灯火,在心底许下相同的愿望。

 

16

黄少天接到周泽楷的电话时考试的前一天,他正在最后一遍背诵参考书上的重点。

看到是周泽楷的号码才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通了之后听筒里传来的却并不是熟悉的声音。黄少天愣了一下,就听周泽楷的大学同学说他在同学聚会上喝多了酒好像不太能自理,问能不能来接一下,他这才想起来前几天周泽楷的确是提过这么回事,还对于不能在考试的前一晚陪他复习这件事表达了深切的歉意。

“我听小周说你们是邻居,会不会不方便?”

“不会,没什么不方便,你让他在那等着我马上就到。看好他让他别再多喝了。”黄少天飞快地说,然后挂了电话跳起来,随手套了件外衣,连睡衣都没来得及换掉就冲了出去。

黄少天的父亲当年死于酒精中毒。他很少提起这个事,那之后他就开始对于身边的人醉酒本能地有了种恐惧。朋友喝醉了黄少天都能给吓个半死,何况现在那个人是周泽楷。

 

他几乎是只花了十几分钟就到达了在电话里被告知的歌厅,下车的时候他扔下五十块钱都没等司机找零。

一路狂奔,推开包厢门之后黄少天顺了会儿气才说我来接周泽楷的。

看着周泽楷给一个男生从包厢最深处扶出来的样子黄少天差点连呼吸都停掉,他一个箭步冲到周泽楷跟前,拍拍他的脸:“周泽楷,周泽楷,醒醒。你认不认识我是谁?我来接你回去,自己能走路吗?我说你能听懂我说话吗?”

好几个问号抛出去,扶着周泽楷的青年刚想说你这样对个醉汉实在太不人道,就见周泽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面前的人,然后点了点头,说,“黄少天。”

看他还有意识,黄少天总算放了一半的心,“对对对,我就是黄少天。还行看来你还没喝傻,走吧我——”

 

后半句被堵回了嘴里,湮没在唇舌突兀的交缠中。

 

整个包厢一刹那陷入了可怕的安静,周泽楷一屋子的小伙伴全都惊呆了,离他最近的那个甚至震惊到无意识地松开了架着周泽楷的胳膊。

失去支撑的周泽楷一个没站稳跌了下去,黄少天拽着他的领子把人提起来,一个字也没多说就带着他狼狈地逃出了包厢。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在现实的面前,一切的辩解都显得那么苍白又无力。这谁说的,真TM有智慧。

黄少天费力地架着周泽楷站在KTV昏暗的走廊上,他试着平复了一下心情,等心跳频率趋近了正常才开口数落周泽楷:“你傻的啊,喝那么多酒做什么,小心喝成肝硬化啊。喝多了还耍酒疯,行不行啊你,哪有像你这样喝高了就随便抓个人亲的,像不像话,像不像话。喂你听我说话没有?周泽楷?周——”

周泽楷再一次吻住了黄少天。

 

这是今天第二次,黄少天被堵得说不出话,物理上的,并且它们发生在五分钟之内。

他想要推开周泽楷,却反被压在身后的墙上加深了亲吻。那吻激烈而绵长,黄少天费尽全力才从其间勉强地保留了一口气,试图逃开的时候又给周泽楷抓了回去,背脊撞上空包厢虚掩的门,俩人推推攘攘着一起摔在了沙发上。

黄少天震得懵了一下,再想到不能放弃抵抗的时候两只手已经被周泽楷按到了头顶,使不上力。湿热的吻顺着下颔滑落到锁骨,睡衣轻而易举就被解开,黄少天只能试着嘴炮:“喂,周泽楷,我说周泽楷,你清醒一点行不行。看看这是哪儿我是谁,你刚才不是认出来了吗,黄少天啊黄少天,你店的隔壁街卖臭豆腐那个,住你家对门的男人,别闹了快起来。”

黄少天说着就有点心酸。他不喜欢这个样子,被醉酒的周泽楷当成不知道谁就给上了实在太憋屈,身为男人就算事后要他负责都不可能,当然黄少天的自尊也更不允许自己跑去闹。闹什么?清白?节操?惹人笑话。这种一夜情绝对不能有,不然他俩大概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在这件事上黄少天态度坚决。他还想跟周泽楷在一起呢。

 

周泽楷听见黄少天的全力嘴炮之后停下了动作,他刚刚在对方的锁骨上留下一个漂亮的吻痕,心情不错。他凑到黄少天眼前,鼻尖抵着鼻尖,夹杂着酒精味道的呼吸尽数喷到身下人微张的嘴唇上,那里还泛着不自然的红,是他刚刚亲吻的杰作。弯起嘴角露出个一如往常那么美好的微笑,醉酒之后的周泽楷说话却更加难懂:“知道……黄少天。”

偏偏黄少天不知为何在这个节骨眼上习得了特殊技能,轻易就弄明白了他的意思。周泽楷说,我知道你是黄少天。

心跳突然就漏了一拍。某种一直被压抑着不去想的期待一丝丝地溢出来。

 

“喜欢你。”然后周泽楷这么说了。有点大舌头,发音不那么完美,但明确地说了喜欢。

看着黄少天惊愕的神色,他又重复一遍,“喜欢……黄少天。最喜欢。”

 

喜欢黄少天。

最喜欢黄少天。

 

周泽楷的声音在空荡的包厢里几乎激起回音,嘈杂的音乐声顺着门缝流进来,朦朦胧胧的犹如隔着层纱。

黄少天的视线被周泽楷的脸填得满满当当,纵使在这黑暗之中他也看得见那俊美的轮廓和深邃的黑瞳,被亲吻的感觉还残留在皮肤和嘴唇上,他们的呼吸交缠在一起,浓郁的酒精简直要让黄少天也一同醉了去。

他盯着周泽楷看了半天,然后缓缓地开口:“周泽楷,你不要抓着我的手了,很痛。”

周泽楷没有动。

黄少天换上重一点的语气:“我说,放开我。”

 

空气凝滞了一会儿,周泽楷眼睛里的光芒黯淡下去,松开了对黄少天双手的禁锢。后者很满意他还残存了一点理性。双手恢复自由之后黄少天立刻环上周泽楷的脖颈,按着他脑后服帖的黑头发强迫他低下头来。

 

“听着,周泽楷。”黄少天琥珀一般澄澈的眼瞳在黑暗中宛如熠熠发光,“以后你要是敢三心二意的话,我可要不客气的。知道吗?”

 

那根本是,无需赘言之事。

黄少天主动吻上来时周泽楷这样想到。

因为我从一开始,要的就是你。

就只有你。

 



 

18

黄少天发烧了。在程序员考试的那一天。

原因是,纵欲过度。

 

这事说出来实在是丢脸丢到家,黄少天根本不想提。

 

从考场走出来,黄少天一眼就看见街对面站着的周泽楷,风衣围巾,帅得不行。

周泽楷问他怎么样,黄少天说不行不行,完全不行,考试的时候都不知道在写什么,脑袋里全是浆糊,这次估计肯定过不了啦。周泽楷闻言立刻露出愧疚的神情,低头说了句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对不起,跟你说好几遍别道歉了。我又没怪你啊,何况我也挺爽的。”黄少天不满地说,“还是怎么着?昨晚你说喜欢我是骗人的?”

“不是。”周泽楷一秒拉住黄少天的手,“一直,最喜欢你。”

“那不就结了。考试这玩意儿下次还有,明年五月份再考呗。你可是只有一个呀。”黄少天又眯起眉眼开心地笑,他拽着周泽楷的手一块塞进他的风衣口袋,里面暖烘烘的,特别舒服。“别站这儿说话啦好冷好冷,走走走,回家回家。”

“嗯。回家。”周泽楷看着黄少天的侧脸,认真地回应。

 

 

他们既不是浪漫至上作家和流浪画家,亦不是身价几十万的电竞选手,更不是跨越了十六个时区相恋的师生。他们仅仅不过是,在这么一座随处可见的城市里,住在随处可见的居民楼中,做着随处可见的工作,的,再平凡不过的两个人。

但这丝毫不成为他们相爱的障碍。

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相爱。

再凛冽的风也不及他们交换的拥抱温暖,再冰冷的空气也不及他们相握的双手炽热。

 

两只手在周泽楷的口袋里十指交扣,紧紧缠绕着仿佛密不可分。

就这么,向前走去。

 

FIN.


评论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