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假何时来

【周肖雷文】片段灭文法3.7-4.6

3.7


肖时钦把电话从耳朵旁拿开按开免提,这时电话那边的人笑着说,行啊,正好我这边也有个客户。


然后对面顿了一下,接着说,你们啥时候过来啊,需要大夫不?


周泽楷听着疑惑,刚要开口,就看肖时钦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继续不咸不淡的说,“快了,大概30分钟吧。”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说,好啊,我等你们。


肖时钦挂了电话,点了点刹车,单手打了一把方向,整个车在支路上调了个头,拐到对面车道反方向驶去。


3.8


“……怎么?”


“估计小江那边有什么人在,而且还不是善类。”


“呃,是……(开枪的那个人)?”


“不好说。”


“……?”周泽楷发射出“你是咋知道的”射线。


“他问我‘们’‘需要大夫不’,我可没记得我跟他说过是跟你一起出来的,而且你还受了伤。只有家里有些没来得及处理的……鼻血,我想对方很可能发现并检测出是你的血了。所以,开枪的那个人应该是在小江那里。”


3.9


车里瞬间沉默下来,肖时钦拧开收音机,听着路况。


突然周泽楷问了一句,“……没事吧。”


肖时钦扭头看了他一眼,“你是说江经理?别担心,小江可是个从不吃亏的人。”


4.0


汽车一路平稳的像反方向驶去。


4.1


这种季节的太阳总是有点半死不活的感觉,周泽楷解决完排泄问题,抬头看了眼说晴不晴说阴不阴的天。


肖时钦也站在车旁,望着他们将要走的方向,不清楚在想什么。


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撕个口子把他的机器人从思维矩阵里扯出来,但是又不能不说,他有点着急,就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


肖时钦并没看他,但倒是回了一句,“咋啦小周?”


“……上班。”


“明天?”


“下午。”他抬起手看看表,“快迟到了。”


“…………”肖时钦有点无语,这个周泽楷怎么回事,到底有没有正在逃亡的觉悟啊?还要回去上班?而且看着架势是真要回去啊!


但是,话说回来,对方攻击的目标很可能是因为自己。说实在的,周泽楷那通电话里说自己的型号是军用型让肖时钦很是在意。机器人准则里规定,军用型配备有武器,且部分携带机密程序,不允许民间使用,严禁改造成商用型,退役或损伤后必须交由专门的机构统一销毁投入再生产。


这么说来,周泽楷跟自己分开才是对这个人类而言最好的选择。


4.2


“好吧,”机器人说,“你公司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4.3


江波涛坐着看着对面等得一脸不耐烦的小伙子,“你确定他们会来吗?”


对方略愤怒的反驳,“这特么应该是我问你的吧!“


“我不确定啊,所以才问你。你想他们来不是吗?”


对方盯着他打量,眼光犀利,”你是不是说了什么走漏了风声!”


江波涛摊手,“电话是当着你面接的,我说了啥你不是都听见了吗?”


对方烦躁的挠挠头,在屋里来回走,自己叨咕,“不对,肯定有啥地方不对。”他狐疑的瞅了会儿江波涛,江波涛冲他笑着耸耸肩,“肯定有地方不对。你让我想想。”


“好吧,你仔细想想,我给你倒杯水吧……那个谁,嗯,这位朋友怎么称呼?”江波涛老练的套着话儿。套个话这种绝活儿对销售经理来说是LEVEL 1 的级别,没点这技能都出不了新手村。


对方想都没想就接了句,“孙翔。”


“嗯,喝着水等,小孙。”他笑眯眯的把水杯搁在对方面前。


4.4


现在江波涛有个小任务,就是套出这个叫孙翔的小青年的目的。


针对谁。为什么事。什么时候动手。如何动手。以及为谁干。


他其实大体有了一个不太好的揣测。


“最近军队不太平啊,直接影响到这一带的商业了,货都不好卖。”江波涛开口,愁云惨淡的当着孙翔的面诉苦,对方撇撇嘴,道:“不清楚。”


“你们部队没受影响?福利降的厉害啊!”


“我哪知道,我又不给军队干活。”


不是军队的人。


江波涛暗叫不好,提了口气,右手食指和拇指捻了一下。


“不是吗?这几天一直在说要追捕一个军改民的违规机器人回去销毁呢。”他随口瞎扯了一个。


“我怎么知道,别人的活!”青年有些不耐烦,脸上明显的带出了对机器人的蔑视。


——就像现在社会中大多数人所认同的一样:机器人是无条件服从于人类的产物,跟电器没有区别,不值得认真对待并付出感情。


“你不是抓违规机器人的?”


“你才是抓机器人的。”对方一脸不爽的顶了一句回去,居然说他是抓捕机器人这么低端的工作,“哥是来抓人的。”


4.5


江波涛做出一副“好吧”的样子,摸出手机的时候静了音,搁在一边。


他没法等了。


对方明摆着要抓的不是肖时钦。而是周泽楷。


他估计肖时钦很可能会跟自己最初的时候的结论一致,以为是针对机器人的一次行动。若是因此而分头行动,那他当初送肖时钦给周泽楷就完全没意义了。肖时钦最初在军队的时候就是最强的护卫型机器人——虽然肖时钦自己已经不记得了。


江波涛必须尽快通知肖时钦这件事。不管用什么方式。


“离通话结束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亲,需要再联系一下吗?”他给自己摸手机的动作找了个合理的解释。


“你别动。”对方拿枪冲他比划了一下,江波涛识相的立刻撤开了手,举了举。手机被他的动作掀翻了,电池盖朝上。


孙翔又坐回到椅子上,盯着对面百无聊赖的江经理开始望着窗外叹了口气——抖腿玩。


4.6


西裤口袋中的蓝牙耳机随着布料的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


TBC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