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假何时来

还是那个叶黄ABO的脑洞

…………前面那通警告们我都懒得打了。


雷。


低俗。


无三观。


完毕。




 

 

 

 

 

 

 

 

 

 

 

 

 





标记之后其实有个好处,对O来说,那就是只要有自己那个A在身边,就不用每次都吃抑制剂了,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每个月一次的发情期变成每一个半月一次了。


但坏处就是,对于部分数学不太好、特别是两位数以内加减法口算战五渣的人来说,计算发情期就变得很痛苦了。


尤其是逢年过节、走亲访友的异地恋阶段。


黄少天发现自己发情是在大年三十,他窝在床上喘气,把手夹在两腿之间磨蹭,实在挺不住摸了手机打电话给叶神。


叶修接的倒是很快,这速度,一看就是在玩手机游戏。


叶修接了电话就说个人业务请按1,催哥结婚请挂机。


还没说完黄少天的话就喷过去了,卧槽槽槽槽你啊叶不修!!!


叶修点了根烟说你这拜年方式还真特别。马年同艹,马年同艹。


叶修声音这一来黄少天的喘气就开始乱,手摸着的地方更难受了。他咬牙切齿的叫都特么是你!老子发情期你说咋办!边说还边哼。


叶修说,我能说咋办?洗洗早点睡?

黄少天气急败坏的几乎蹦起来,睡你妹啊我日!!!我睡得着吗我!!丁丁硬的都特么快钉墙里了!!

要不你听着我声儿撸?

听你声儿个屁啊!!

有点数,哥很贵的好吗,你特么还嫌弃?


黄少天想说声音特么有个屁用,结果怎么都说不出完整的话,又急又短的气喘的话都说不全。叶修一听,觉得事儿有点大。


能让黄少天连话都说不全的,事儿有点大。


我说,少天你还行不行啊,不行就赶紧把地址发来。

……你今晚过来???黄少天挣扎着说了完整的剪短的话。

怎么可能,你有啥事哥好异地报警。

卧槽你叶不修你特么……………………!!

黄少天没法说完,手指头就抠进身体里面去了,火烧火燎的抚慰后面那个湿漉漉的地方,脸一扭,把从鼻子里冒出来的声儿全摁空调被里了。


他忙活了一阵发现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标记了之后一发情就满脑子都是叶修,对他的渴望空前绝后。对着电话一开口,那声音听着都快满出来了。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啊!!!!!快想、想想办法!!!!


叶修也听出来了,这电话另一头这么哼唧来嗯啊去的,搞得他也来感觉了,而且一来就是个猛地。叶神无奈的拐进厕所锁了门,哥也被你传染了。


叶修终于也有点懂黄少天的感觉了,特渴望他的O那个湿漉漉的身体,还有那股子信息素的味儿。


我说少天。

叶修也开始喘。


………………放!

黄少天咬了半天牙才蹦出这么个字来。


我想闻你的味儿……

叶修估计对方也一样快被烧死了。


我在、在闻。

啊?你那儿怎么会有哥的味儿?你留了哥的内裤?

没、用、用我袜子。

…………你特么觉得哥的信息素是啥味儿的

脚臭味。

……你麻痹。



要不是已经蓄势待发就差最后一撸了,叶修都觉得光凭这个答案就能让A半身不举。还特么是下半身。



但是黄少天这句话唤醒的是他当初留在自己身上的味儿,抓过自己手腕子后留下的,一圈儿湿漉漉的汗,还有俩人在床上昏天暗地的滚的时候黄少天大腿缠在自己腰上,从紧贴的地方滑下混合着俩人味道的汗。沿着黄少天的大腿和叶修的腰,一路淌。


叶修仰起头,怎么撸都觉得差一点。


黄少天那儿地利人和,在卧室里而且还有穿过的袜子。叶修……在厕所里,只有马桶和用过的卫生纸。叶修第一次觉得选位失败。


总不能闻着用过的卫生纸来撸吧,叶修觉得自己虽然节操低,但还不至于零下,这事不能干。不光没效果,还特么细菌太多不利于身体健康。


而且黄少天那袜子好歹也是他自己穿的,这一桶卫生纸……他分不出哪块是自己用过的。


叶修放弃,扭头贴着电话:叫两声给哥听听……


黄少天声音变的急促而短:叫你妹……!


你叫我弟也没事……快叫!


叶修声声的喘息透过听筒打在黄少天耳膜上,他受不住了,前后一起摸着射了出来,高潮的声音带着甜味就这么传了过来。


叶修看着手上黏糊糊的东西,起身拖拉着裤子去洗手。


哎叶不修……

黄少天声音听起来还是有点有气无力的哑。


啥事。


我的信息素是啥味的啊?


厕所味。


你妹!!!!!!!!!!!


我骗你的,其实是用过的卫生纸味。


我日你叶不修!!我好好问你不能好好说吗!!!你行不行啊!!行不行啊!!你特么这么无耻你爸妈知道吗!!!


知道啊。


黄少天蹦起来冲着电话叫道:草草草草草草!!!


叶修甩着手上的水看了眼院外乱蹦的爆仗,压根没理会黄少天后面爆口速的一坨发言,径自点了根烟:同草同草。




没了


冒着困死的危险。


情人节快乐啊各位。


各位魔法师们注意了,火把燃起来!!

评论(32)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