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假何时来

文风挑战

文风挑战

挑战者:俺

原作:全职高手

角色(们):周肖


1. 自己惯有的文风


两个人隔得很近。

周泽楷抬手摘下对方的眼镜,笑了一下,笑容羞涩而美好。

肖时钦呢,由于近视度数太高并伴随散光,并没看清对方干了啥。

 

2. 黑暗文风


周泽楷单手按着肖时钦的后颈,压在他身上。

他无法抵制来自血脉最深层的本能,嘴唇缓慢的厮磨着对方温热的皮肤。从周泽楷记事时起,他所接触的爱情就是将对方吃拆入腹,感受对方的血肉骨骼在体内融化,并变成身体和细胞的一部分。永生永世,不再分离。

喜欢你。

他贴在机械师耳边缓缓的说,并细致的亲吻着。

然而肖时钦知道这个种族所说的“喜欢”绝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而是一方对另一方的蚕食,比血族和狼族更残忍恐怖的,真正的食人。这种亲吻让机械师浑身冰凉,他转身一肘把对方推下床。

周泽楷看着他,带着茫然的表情。

你……

不!

肖时钦打断他的瞬间,那张好看的脸上带上了受伤的表情。


 

3. KUSO


“好了,小周,现在你明白橡胶制品和金属的区别了吗?呃,很好。那接下来我跟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五金店不卖保险套……不不,那个是螺丝帽!放下!别往裤裆上套!”


 

4. 翻译腔


“我很抱歉,但是我的任务只有保护小周一个。”

“嘿,伙计,要我提醒你们一下在场所有人里只有我是个弱爆了的普通人吗?”

“很抱歉……主任务都是写入根目录的,改不了啊,江。”

“得了吧!看在上帝的份上,”江波涛叫道,“你是个自主编程机器人!别拿这种借口驴我啊!”

周泽楷有点为难的看着你一句我一句斗嘴的俩人,卸开弹夹看了一眼,推上递给江波涛,让他防身。

“呃,还是小周心疼人,但我不会用啊,还是在你手里威力比较大。”然后他瞅着肖时钦,“肖,我说,你——”

肖时钦打断他,把手里的杠铃递过去,“要不你用我的武器,如何?”

江波涛泄气的接过杠铃。


……然后发现自己拎不动。




 

5. 少女/小清新


难得的休息日。

周泽楷望了一眼窗外过于明朗的天,摸出手机。

——电影?

他愉快的发了一条微信给雷霆五金微信公众账号。过了一会儿他收到了回复。

——对不起,信息无法识别。请重新发送。

——V

——。。。。系统拒绝你入VIP。

——╭(╯^╰)╮

——。。。。卖萌可耻。

——电影。

——。。。。什么电影?

周泽楷翻了翻短信,把团购卷截屏发了过去。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男孩儿?????


 

6. 苏苏苏苏苏苏苏


肖时钦看着周泽楷,那双眼太干净,纯粹的黑,纯粹的白,窗户在他的眼里形成最大的光点——这让那双眼显得清澈忧郁而带着未成熟一样的懵懂青涩,即使那光点的背后是深不见底的黝黑。而作为男人,他的模样有些太过俊俏,半长的头发垂了一部分在他的额前,削弱了属于男性的刚硬的线条,每一个肌骨的转折都是带着圆滑流畅的弧度,除了雕像,他几乎没见过如此精致的五官。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可以一个人独占窗边的桌子,而没人来骚扰。

 能解释不合理的原因只有两种,一是,他被谁罩着,或者说,他是“某人”的东西,没有人敢碰;一是,他很强,强到那群家伙连目光都不敢轻易接近。


 

7. 一看就有病


“小周,你能帮我插上充电器吗?虽然我晚上不用睡觉,但得充电。…………不,那里不是充电插口…………”

 

8. 喜欢的写手的文风


我不会写VC和瓜子的文风……_(:з」∠)_

 

9. 原版

  

肖时钦看着欢迎自己的老队友们,悄悄的摘下眼镜擦了擦眼泪。



【周肖雷文】片段灭文法5.5-6.2

5.5


“你也不知道?”肖时钦显然对这个答案比较震惊。


“……嗯。”周泽楷抬手看了看,“自己就……”


肖时钦定定的看了他几秒,出手试探了一下,结果对方压根没反应,结实的巴掌招呼到周泽楷的脸上,发出响亮而有力的声音。


“……?!”周泽楷震惊的看着肖时钦。


“抱歉抱歉!”肖时钦连忙道歉,他有控制力道,但是机器人的力道……就算是控制也还是,机器人。肖时钦可是刚才徒手拧下门锁的。


“我本意是想试验一下你的自卫能力在被袭击的条件下发动的速度……”肖时钦扬起手,却发现周泽楷下意识的只是抬了手臂挡住了……脸。


他试探着往前伸了伸,发现周泽楷只是把脑袋更深的埋进自己的臂弯里而已。


“咦……”


肖时钦无奈,看来那并不是简单的条件反射式自我防卫,又或者,发动条件并不是【袭击】。那又能是什么呢……最初的情景他并没有看到,当肖时钦进门的时候小周就已经夺枪并放倒两个人了。原本肖时钦以为是身体出自危机的一种反射性行动,但看来不是。既然不是【袭击】,那在那种情况下,又会是什么?【强暴】……吗?


但这个他又没法子验证。


肖时钦拍拍对方肩膀:“呃……我原本打算替你引开对方拖延时间,但现在看你这浮动性发挥……咱们还是一起吧,小周。”


5.6


肖时钦的判断没有错,这不是个久留之地。


他们俩现在一个手无寸铁的机器人,……虽然他全身都是铁,一个身手发挥相当于撞大运的普通人类,……虽然那身手根本就不普通,但逃显然是最划算的选择。


5.7


两个人警戒了一下就从杂物间里出来,没耽误多余的时间,然而周泽楷一出来就往自己的办公室移动,肖时钦发觉他可能是准备去拿什么,也没有多问,紧跟在他身后。


周泽楷没有立刻进去,而是停在门口,顺便伸手栏在肖时钦身前,听了一下屋内的情况。


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听着像是在讲电话汇报,夹在嘈杂的碎物落地声中由远及近。


周泽楷偏头看了肖时钦一眼,然后在人声刚到达门口的时候紧贴在墙上,肖时钦迅速伸手抢过对方的电话挂断,周泽楷在这同时出手击倒对方。


——本来俩人是这么打算的。


但结果是对方出来的瞬间就冲他们转过头来,导致肖时钦电话没抢到,倒是误打误撞一掌揍在对方鼻子上,直击面部,对方当时鼻子一酸连叫都叫不出来,没站稳往后退了一步,周泽楷的这紧跟的一击就……打在了门框上。


这一撞的声音之响甚至吓了肖时钦一跳,就连电话那边也传来了质疑声。在上前夺过电话之后,他调整了声带的松紧度,一边模仿着刚才说话人的音频声调继续跟电话那边汇报,一边赶紧握上周泽楷的胳膊,翻来覆去仔细的检查、摸,怕他骨折。


挂断电话后,肖时钦把电话揣进裤兜,小心的摸着红肿起来的人类的手臂,问:“还好吗,小周?你动动看手指,我看看。”


冰凉的机器人的手搁在患处,稍稍镇痛。周泽楷抬起头,肖时钦看到他的眼眶都红了,显然刚才一下痛的要命。看着他的样子他突然觉得有点难受,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似曾相识,肖时钦无法解释,也没有时间细想,只觉得可能是以前曾经经历过相似的场景。他伸手抚过周泽楷的眼角,有些无奈的说,“抱歉,有我跟着还让你受伤,是我失职。”


周泽楷这才把憋着的那口气吐出来,刚才一直靠着这口气在忍着痛。他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接着看向捂着脸的那个人。


肖时钦无奈的说:“这个我真没办法,我是商用机器人,主动被动都无法攻击人类。你来吧。”


周泽楷捂着胳膊快速的打量了一下对方的各处要害,觉得还是找一处既可以导致对方昏迷又可以不伤及性命的好。于是他学着电影上看来的,绕了一下用那只好手往对方后颈砍去。然而不知道哪里不对,连砍好几下都没晕,反而遭到受害者的激烈反抗,周泽楷没法子,抬脚。


5.8


后来肖时钦从力学的角度分析了一下周泽楷的那一脚,无论是从角度、初速度、加速度,还是从力矩、受力面、击中后所发出的声音考虑,那个人下半辈子很可能只能靠人工蛋蛋过活了。


5.9


……可能还需要人工丁丁。


所以当敌方希望你晕倒的时候,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考虑,还是及时晕倒比较好。


6.0


周泽楷忍着痛进屋,简单的逡巡了一眼,就直奔办公桌去了。然后他蹲下,在桌腿和桌面底部的缝隙里摸出一个东西,握在手里,跟肖时钦说:“走。”


6.1


肖时钦没有问那是什么东西。


这没有设计在他的程序范围之内,所以他需要遵守沉默法则。


他顺便还拿走了周泽楷的笔记本电脑,在楼梯间通过无线网接通了监控。几个黑衣人显然早意识到了他们,分别把守住了大楼的几个出口。


肖时钦敲键盘的手停顿了片刻,抬眼看了看墙壁,伸手击碎了火警警铃,之前安静的众多办公室突然变得嘈杂。他拉着周泽楷往楼上跑去。



6.2


跑动震动着伤处,周泽楷皱着眉问:“(往)上面……?”


“咱们之前那么大动静都没有人出来看……小周你们公司的人有点太‘淡定’了。这中间恐怕有什么事。”肖时钦推了一把眼镜,“本来我想用火警跟着人流一起出去,现在还是保险起见的好。方案二吧。”



TBC


【周肖雷文】片段灭文法4.7-5.4

4.7


接到江波涛这个无声电话的时候,肖时钦刚刚离开周泽楷的公司不到3分钟。


他开着免提,很意外的听到一声撞击的声音,然后就是耳机与布料摩擦的声音。


他很快就意识到这个电话出了问题。这是江波涛试着用这种方式跟他通风报信,一定是有什么地方江波涛认为他犯了错,而这个错又十分紧急,必须即刻纠正的。


然而……


肖时钦将车停在路边,打开双闪,仔细聆听辨识了半分钟时间。他起初觉得这种摩擦声是摩斯密码,停车的时候肖时钦就开启了译码器,然而接收到的信号翻译过来的结果却让他哭笑不得。


DICK


如果不是江波涛进行了二次加密……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丫根本不懂摩斯密码……



4.8


江波涛望着窗外,他希望肖时钦能从刚才发出的信号中辨识出讯息。


BACK。


他的蓝牙耳机在裤兜里应该能把带着这个摩擦声的讯号传给肖时钦,军队出身的再怎么被格式化译码器也应该有。


江波涛其实也想发个完整的句子过去,但他摩斯码压根就没学过,只是从平时看的美剧里学了那么几个字母而已,于是只能挑了四个学的最精通的、他认为错误率较低的字母拼了个单词。书到用时方恨少。


4.9


肖时钦插上了内置耳机,通过电器控制静音了手机的麦克,以免自己这边的声音传过去暴露了江波涛的行径。


他估计江波涛应该能猜到他的行动,也能猜到为了周泽楷的安全他会将周泽楷选择暂时放在远离的地方。


那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以至于江波涛这么冒险的发个不靠谱的信息过来。


肖时钦抬眼看了眼公路,启动车掉头返回。


那就只能是自己的离开对周泽楷来说并不安全了。



5.0


周泽楷摸出肖时钦给他新买的那个手机,手机正在他手中当啷当啷的响。


他有点奇怪肖时钦会选择这种音乐,听起来很……器宇轩昂,有种军乐的感觉,明明这个机器人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居然有颗狂野豪放的内芯。


新的手机号。


来电显示的并不是肖时钦的号码。


他犹豫着按下通话键,同时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


“……喂?”



5.1


门后迎接他的是一柄黑洞洞的枪口,和身后门上锁的声音。


周泽楷几乎是下意识的抓住近在咫尺的枪按下,同时侧身挥肘击在对方肘弯处,对方手臂立刻以诡异的角度反向弯曲,那只下按的手从对方的断手中夺过枪,紧接着他上前一步飞速的用手掌外侧在冲过来的另一个人的喉结处一击,又快又狠,对方捂着脖颈跪倒。然后他抬起持枪的手。


突然间周泽楷回过神来,有些茫然的越过眼前护着自己的肩膀望着对面的几条枪,脸上溅了一个人的血,带着油和铁的腥味。


“肖……”


“快走。”


肖时钦推了他一把,力气有些大,周泽楷踉跄着撞在门上,机器人的身体又挡在了他的身前,他听见子弹穿透皮肉打在金属骨骼上的声音,肖时钦护着他,捏上门锁,轻而易举的将钢制门锁拧了下来,“快走。”


周泽楷没有犹豫,拉开门就退了出去。



5.2


肖时钦手头的武器只有自己。而他只是个商用机器人而已。


他没有恋战,机器人的目的只是牵制这些人一点时间以达到让周泽楷逃生的目的。他一生的任务自始至终都是协助周泽楷,并保证他的人身安全。


说实在的他刚进来的时候有预料到会有对峙,但没想到是这种形式的,周泽楷的战斗力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徒手击碎了一个人类的喉管,而且在那之前还抢了一把枪。


从这点来看,周泽楷比他有战斗力,因为机器人第一守则在任何条件下都不得杀害人类一直铭刻在他的主程序根目录下。他无法伤害他们,无法对他们造成损害型袭击,即使出于自保的目的也无法违背这一守则。而对方显然也十分了解机器人的这一特性,他的动作牵制不了多久。


肖时钦只能做简单的拖延之后,向着周泽楷离开的方向撤去,一路帮他做断后。


希望周泽楷能及时逃出去。



5.3


肖时钦用走廊上的干粉灭火器造了一场简单的烟雾弹效果,他一直在寻找时机,显然在这个三岔路口释放是个明智的选择。


他刚松开灭火器的把手就被一双有力的手拖进旁边的杂具间。



5.4


肖时钦半躺在地上看着眼前关闭的门,抬手扶正刚刚试图挣脱的时候歪掉的眼镜。


门外杂乱的脚步声在前方路口处一停,跟着分了三个方向远去。


肖时钦松了口气,顺势往后倚在身后的人怀里,张张嘴,发觉口中全是磷酸铵盐的味道。他抬手拍拍搂在自己腰上的手,有些失笑,“力气真不小,小周,你真的是人类吗?”


身后的人对这个调侃有些不适应,讷讷的说了个“是”字。


肖时钦在那个肩膀上错开头,侧脸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双眼,“你的攻击力可比我强多了,我没法伤害人类。”


然而视线里的人类并没有放松下来,反而显得焦虑而茫然,“我……不知道。”



TBC

【周肖雷文】片段灭文法3.7-4.6

3.7


肖时钦把电话从耳朵旁拿开按开免提,这时电话那边的人笑着说,行啊,正好我这边也有个客户。


然后对面顿了一下,接着说,你们啥时候过来啊,需要大夫不?


周泽楷听着疑惑,刚要开口,就看肖时钦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继续不咸不淡的说,“快了,大概30分钟吧。”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说,好啊,我等你们。


肖时钦挂了电话,点了点刹车,单手打了一把方向,整个车在支路上调了个头,拐到对面车道反方向驶去。


3.8


“……怎么?”


“估计小江那边有什么人在,而且还不是善类。”


“呃,是……(开枪的那个人)?”


“不好说。”


“……?”周泽楷发射出“你是咋知道的”射线。


“他问我‘们’‘需要大夫不’,我可没记得我跟他说过是跟你一起出来的,而且你还受了伤。只有家里有些没来得及处理的……鼻血,我想对方很可能发现并检测出是你的血了。所以,开枪的那个人应该是在小江那里。”


3.9


车里瞬间沉默下来,肖时钦拧开收音机,听着路况。


突然周泽楷问了一句,“……没事吧。”


肖时钦扭头看了他一眼,“你是说江经理?别担心,小江可是个从不吃亏的人。”


4.0


汽车一路平稳的像反方向驶去。


4.1


这种季节的太阳总是有点半死不活的感觉,周泽楷解决完排泄问题,抬头看了眼说晴不晴说阴不阴的天。


肖时钦也站在车旁,望着他们将要走的方向,不清楚在想什么。


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撕个口子把他的机器人从思维矩阵里扯出来,但是又不能不说,他有点着急,就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


肖时钦并没看他,但倒是回了一句,“咋啦小周?”


“……上班。”


“明天?”


“下午。”他抬起手看看表,“快迟到了。”


“…………”肖时钦有点无语,这个周泽楷怎么回事,到底有没有正在逃亡的觉悟啊?还要回去上班?而且看着架势是真要回去啊!


但是,话说回来,对方攻击的目标很可能是因为自己。说实在的,周泽楷那通电话里说自己的型号是军用型让肖时钦很是在意。机器人准则里规定,军用型配备有武器,且部分携带机密程序,不允许民间使用,严禁改造成商用型,退役或损伤后必须交由专门的机构统一销毁投入再生产。


这么说来,周泽楷跟自己分开才是对这个人类而言最好的选择。


4.2


“好吧,”机器人说,“你公司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4.3


江波涛坐着看着对面等得一脸不耐烦的小伙子,“你确定他们会来吗?”


对方略愤怒的反驳,“这特么应该是我问你的吧!“


“我不确定啊,所以才问你。你想他们来不是吗?”


对方盯着他打量,眼光犀利,”你是不是说了什么走漏了风声!”


江波涛摊手,“电话是当着你面接的,我说了啥你不是都听见了吗?”


对方烦躁的挠挠头,在屋里来回走,自己叨咕,“不对,肯定有啥地方不对。”他狐疑的瞅了会儿江波涛,江波涛冲他笑着耸耸肩,“肯定有地方不对。你让我想想。”


“好吧,你仔细想想,我给你倒杯水吧……那个谁,嗯,这位朋友怎么称呼?”江波涛老练的套着话儿。套个话这种绝活儿对销售经理来说是LEVEL 1 的级别,没点这技能都出不了新手村。


对方想都没想就接了句,“孙翔。”


“嗯,喝着水等,小孙。”他笑眯眯的把水杯搁在对方面前。


4.4


现在江波涛有个小任务,就是套出这个叫孙翔的小青年的目的。


针对谁。为什么事。什么时候动手。如何动手。以及为谁干。


他其实大体有了一个不太好的揣测。


“最近军队不太平啊,直接影响到这一带的商业了,货都不好卖。”江波涛开口,愁云惨淡的当着孙翔的面诉苦,对方撇撇嘴,道:“不清楚。”


“你们部队没受影响?福利降的厉害啊!”


“我哪知道,我又不给军队干活。”


不是军队的人。


江波涛暗叫不好,提了口气,右手食指和拇指捻了一下。


“不是吗?这几天一直在说要追捕一个军改民的违规机器人回去销毁呢。”他随口瞎扯了一个。


“我怎么知道,别人的活!”青年有些不耐烦,脸上明显的带出了对机器人的蔑视。


——就像现在社会中大多数人所认同的一样:机器人是无条件服从于人类的产物,跟电器没有区别,不值得认真对待并付出感情。


“你不是抓违规机器人的?”


“你才是抓机器人的。”对方一脸不爽的顶了一句回去,居然说他是抓捕机器人这么低端的工作,“哥是来抓人的。”


4.5


江波涛做出一副“好吧”的样子,摸出手机的时候静了音,搁在一边。


他没法等了。


对方明摆着要抓的不是肖时钦。而是周泽楷。


他估计肖时钦很可能会跟自己最初的时候的结论一致,以为是针对机器人的一次行动。若是因此而分头行动,那他当初送肖时钦给周泽楷就完全没意义了。肖时钦最初在军队的时候就是最强的护卫型机器人——虽然肖时钦自己已经不记得了。


江波涛必须尽快通知肖时钦这件事。不管用什么方式。


“离通话结束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亲,需要再联系一下吗?”他给自己摸手机的动作找了个合理的解释。


“你别动。”对方拿枪冲他比划了一下,江波涛识相的立刻撤开了手,举了举。手机被他的动作掀翻了,电池盖朝上。


孙翔又坐回到椅子上,盯着对面百无聊赖的江经理开始望着窗外叹了口气——抖腿玩。


4.6


西裤口袋中的蓝牙耳机随着布料的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


TBC


【周肖雷文】片段灭文法3.2-3.6

3.2


“这些人你也不认识,我也没有相关数据。那袭击的原因,最大的可能是出在我这方面。”


“……军用?”


“对,很有可能因为这个。但我数据库里一点记录都没有。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可是还有一点我搞不懂,明知道我是机器人,用枪无法杀死我,为什么还要用这种方式来袭击。”


周泽楷看着给他细心擦脸的机器人,犹豫了片刻,抬起手,握住肖时钦拿着领带的濡湿的手。肖时钦的动作跟着停了,看着对方张张嘴,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有什么想说的,小周?”


周泽楷最终放下手,摇摇头。


“……没。”


肖时钦透过眼镜望着周泽楷,最终笑着伸手拍拍他的肩。


3.3


现在需要处理一下周泽楷的生存问题,再回去取生活用品肯定不合适。肖时钦抬头看了一眼便利店的标牌,问道,“你带卡了吗,小周?”


周泽楷掏出工资卡放他手里,“你要……?”


“别担心,给你买必备品和食物,再取点钱出来。”他站起来,低头看着蹲坐在地台上捏着鼻子的周泽楷,伸手用拇指把他脸上未擦净的血迹抹掉,“家暂时不能回了,手机卡最好也换一张,把原来的手机丢掉,有卫星定位。我去准备一下,我们去找介绍人,现在也只有他可以问了。”


3.4


当肖时钦拎着三明治、水,并把一叠钱放到周泽楷手中的时候,说实在的周泽楷确实惊着了。


——除非肖时钦换的是卢布,要不依他卡里的数字根本不可能取出这种厚度的钞票叠。


周泽楷胆战心惊的歪头看了眼便利店,不会是抢劫去了吧?这特么不科学啊!


肖时钦笑笑,推了下眼镜。


“用了点小手段。我对机械略懂一二,取款机上做个小动作还是没问题的。”


周泽楷震惊的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钱,这特么已经不是小动作的范畴了吧?!把这店抢了都特么不一定能弄到这么多钱啊!


周泽楷终于明白那句“说取就取,你当ATM是你亲戚啊”的话了。……这特么……ATM机就跟是他亲戚一样啊!而且这种程度已经不止是亲戚,这种要多少给多少只有小三和干爹才能办到吧?!丫其实是被ATM机包养的吧?!压根就特么当自家的一样了吧!?这种技能太特么好用了吧!?有此等神技为何会沦为服务性商住两用机器人啊?!


周泽楷眼神复杂的看着肖时钦。


肖时钦对上那双好看的眼,简单的笑了一下,“三明治有鸡肉和三文鱼的,你想吃什么味的?”


…………这特么是讨论吃啥的时候吗?!


3.5


周泽楷味同嚼蜡的咬着嘴里的食物,眼就没离开过肖时钦。


对方单手开着“借”来的车,另一手拿着鸡肉三明治,吃得比他香多了。比起成功跟ATM机认亲,“说服”车启动简直没啥悬念。而且这说服过程周泽楷在电影上常见:把俩线抽出来一打火。


特别直接,特别原始。


让翘首以待准备看高大上的周泽楷略失望。


周泽楷看了一眼他之前受伤的手,已经痊愈,什么痕迹都看不出来了。蛋黄酱从边缘溢出沾在了这个机器人的虎口上,肖时钦看了一眼,抬手伸舌卷着舔入口中,完还顺便啜了一口拇指。


周泽楷看得有些入神。肖时钦真的比他像人多了,不管是说话、处世,还是像这样的一些不经心的小动作,都太像一个人类。他无法相信这些细节是出于编程的结果。


“……还有(一个你可以吃)”


“谢了小周,我不喜欢吃三文鱼的。太腥。”


…………不但吃饭还特么挑食!!你说你一个机器人!有味觉这种东西吗!有什么立场挑食啊我去!!


周泽楷默默的收回手啃自己的三明治。


自从买了这个机器人之后,自己的生活就跟开春晚似的,那叫一个丰富多彩、大开眼界。


3.6


肖时钦摸出新买的手机熟练无比的按上了一串号码。


“江经理,你在店里?我有些问题我觉得需要当面跟你谈谈。”


TBC


【周黄/周肖/叶黄 等】铁……岭(暂命名)

序章

 

周泽楷拉下头上的头巾遮住口鼻,带上护目镜。

 

抬眼望去,目光所及的范围里只有孤立的一堵连绵不绝的城墙,墙体沾满泥泞和墨绿色的青苔,阴森而冰冷的抗拒着来自外界的一切接触。

 

他摸出地图,辨认了一下。前面的城墙后面应该就是蓝雨的地盘。他伸进口袋摸出一枚螺丝钉含在嘴里,舌头拨弄了一下,灵活的把金属钉掉了个方向。

 

蓝雨是纯人类种族,周泽楷需要稍微伪装一下进入。毕竟整个人类种族对于变异人都是持排斥的态度,他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和骚动。伪装起来其实也简单,普通人类不像变异人类那样对污染和辐射有防御机制,他们必须要对眼鼻进行周密的防护,这也成为外观上分辨种族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周泽楷其实有点发愁,他并不想带上呼吸过滤器,这次只是稍作伪装,所以肖时钦并没有给他配备专门的设备,只是让他从超市随便买一个,用完扔掉也不心疼,而周泽楷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买家——他选的号大了,戴上很不舒服,扣不住他的脸,老是往下滑。

 

肖时钦不在,和普通人类打交道真有点不方便。

 

他看了眼城墙,有点无奈,舌头一翻把最后一个螺丝吞下,紧接着一个呼吸过滤器从他左手【排除】出来。

 

他隔着头巾扣在嘴上。


TBC


【版权声明】关于《铁岭》一文

【版权声明】关于《铁岭》一文


首先我没想到要走到这一步,发版权声明这种东西。本来我觉得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但我图样图森破了。


但是确实就发生了一件事,让我觉得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铁岭》一文系阿卡太太 @卡哎爹没干劲 和我共同创作,正文正在创作过程中,该文的世界观和背景、人物文字、设定图中的造型、服装、武器的图片设定、及主线和各种其他设定,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私自借用,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私自再衍生、再设定,授权请问询两个作者。该系列设定包括但不仅限于以下链接中所涉及的文字及图片:(以下链接按发表时间顺序排列)


铁岭<暂定名>部分设定预告

http://kaede1231.lofter.com/post/28267a_adbd33

 

 

 

【多CP,大脑洞,蓝瓶的,好喝】铁岭 背景及简单几个人物设定

 

 

 

http://hlwqyf.lofter.com/post/25e658_ae1563

阿卡太太的除小周以外的设定

http://kaede1231.lofter.com/post/28267a_ae15b2

阿卡太太的关于小周的设定

http://kaede1231.lofter.com/post/28267a_b0f5ba

 

 

 

《铁岭》周泽楷的文字设定来了,擦,我真的萌周黄啊!队长别开枪!

 

 

 

http://hlwqyf.lofter.com/post/25e658_b10e9f

 

 

 


 

以上。


谢谢。




【周肖雷文】片段灭文法2.5-3.1

2.5


周泽楷有点茫然,问肖时钦,“军品……?”


没想到问完肖时钦也明显的一愣。


这个答案也出乎了肖时钦的意料。他完全没有作为军用机服役的数据资料。


这个戴着眼镜的机器人找了个地方坐下,用了几秒钟的时间运行自检,又查了一遍系统,“我的数据库没有相关资料,但我的MAC地址确实是LS07号。是不是搞错了?”


周泽楷在他旁边坐下,思考了一下,“……翻新?”


“对,这确实是一种可能。可能我原来是军品,后来在改制中格式化,清除掉所有相关数据,作为裸机卸掉武器退化成民品。所以我没有之前任何的记忆数据。但……”


他停顿了一下,“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我体内的某些主要部件的更新,曾经是这个‘LS07’号机器人的。所以主板的相关信息是记录的那个LS07机器人的。”



2.6



周泽楷和肖时钦面面相觑。


没想到退个货退出这么多事儿来。


但是这也可以理解,不管什么商品,退货手续都是繁琐的。有时候周泽楷觉得退货手续设立的主要目的是让顾客最终心甘情愿放弃退货。


“呃……”周泽楷看着肖时钦,有点不知道该咋处理。这是他第一次买一个机器人,之前他都是按天租用的。


“嗯……没关系,只要不牵扯到维修,应该问题不大的。一些小毛病我自己就可以处理,而且虽然是翻新机,我也是验收合格出厂的,正常使用不会出什么大问题。毕竟你现在也不退了,好事多磨。”肖时钦拍上他的肩。


周泽楷目光从地板移到肩膀上的那只手,又移到肖时钦的脸上。


…………这个机器人真的是比自己还像个人。这安慰,太专业了。


周泽楷觉得要别人从自己和肖时钦之间选出一个机器人,99%的人会选自己。



2.7



“……睡吧。”憋了半天,周泽楷鼓出这么一句,顺手拿过睡衣,冲肖时钦比量了一下。


肖时钦看了一下自己的腕表,21点30分。虽然他并不觉得这是个像周泽楷这个年纪的人该睡觉的点儿,但是也没说啥建设性意见。这毕竟是个人的私事。他还记得机器人定律里对人类私人生活不插足不干涉的条款。


但是睡衣就……“不需要了吧……?我在夜间只要充电就行了,可以待机的。”


周泽楷点点头,转身正准备去洗个澡,突然门被敲响了。



2.8



周泽楷茫然的看了挂表一眼,又看了肖时钦一眼。


肖时钦站起来说,“我去吧。你约了朋友?还是你家人?”


周泽楷摇头。



2.9



“哪位?”


肖时钦拉开门。


门开了三分之一的时候,身后的周泽楷看到了一只黑洞的枪管。


……?!


他没来得及出声提示肖时钦,身体就一步冲过去,抱着肖时钦的肩就把他推到门后的墙上,肖时钦明显也看到了,脊背撞上墙壁的同时抬脚从周泽楷的腿边将门猛的踹上。


肖时钦翻身把周泽楷护在怀里。紧接着几颗无声的子弹就密集的穿透门板射进来。




3.0



门外的不速之客一脚踹开门进屋的时候,门后除了一小滩血迹之外已经没了两人的踪迹。


他伸手在地上的血迹上捻了一把,放在鼻子上嗅了一下。


是人类的血。


他简单的检查了一边整个屋子,掏出手机。



3.1



肖时钦把架在肩上的周泽楷的胳膊放下来,轻声问,“没事吧,小周?”


周泽楷明显的呼吸不顺,气流争抢着流过气管发出粗重的摩擦声。他摇摇头。


肖时钦无奈又抱歉的笑笑,“那个,不好意思啊。”


小周摆摆手,透过捏着鼻子的手掌费力发出瓮声瓮气的声音,“……不怪你。”


……说起来这事确实也不能怪肖时钦。至少不能全怪肖时钦。


周泽楷往前抱肖时钦的力和肖时钦前倾踢门的力碰撞的结果就是,周泽楷的鼻子撞在了肖时钦的肩膀上。肖时钦那是什么人,纯钢合金金属骨骼的机器人啊。肖时钦护着他躲过那几个子弹之后一低头,就看见周泽楷一手捂着鼻子,鲜红的鼻血从他手指缝里淌下来,在地板上滴了一小滩。


他也来不及处理,架起周泽楷,就翻身从厨房跳了出去。握着生锈的消防梯扶手,一路滑下去。


转过几个街道,两人闪身翻进一个便利店的后巷,这才短暂的停下查看一下周泽楷的……鼻子。


“还流吗?”肖时钦示意抬高周泽楷的头,让他仰头朝天。


周泽楷试探着放下手,结果刚放开又流出来了,周泽楷只好继续捏着。


肖时钦看着糊得满下巴都是血的捏着鼻子的周泽楷,有点想笑。他解开领带,就着便利店后门旁的水龙头,接了点水沾湿了给周泽楷擦脸和手上的血。


周泽楷一把抓住他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拿起来,手掌的皮肉已经磨的没剩多少,就连金属骨骼上都留下了铁锈深刻的磨痕。


周泽楷皱着眉抬眼看他。肖时钦只是笑笑跟他说,“没事。很快就好了。”


“清理。”周泽楷说道,就算是机器人,也要大体清理一下那些铁锈和磨痕才能再继续有机体恢复吧。他不是很懂,但是按理说应该是这样。


“你认识刚才那个人?”他问。


周泽楷幅度很轻的摇头,“你……(认识)?”


肖时钦看着一手捏着鼻子,一手借着便利店反射灯光费力清除自己手掌上那些铁锈的周泽楷。


“我除了厂商和介绍人,就只认识你一个而已。”





TBC


【周肖雷文】片段灭文法2.1-2.4

最近年底被抓住加班了。。。


2.1


周泽楷听他这么一说反而觉得不好意思。


本来买的商品有瑕疵,退换是很正常的事。但是问题就出在,这个商品太有人情味了,太……像个人类了,让周泽楷感觉貌似伤害了他的感情。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这个系统和功能。


“其实……”周泽楷想解释一下,他觉得需要组织一下语言,在委婉的基础上解释清楚自己的意思,结果这一组织半个小时过去了,省略号后面的内容还没出来。


肖时钦也没在等,整理好衣服后,拿着自己的东西放在旁边,跟周泽楷说,“我让介绍人把退货申请单给你填填寄来吧。”


2.2


周泽楷在旁边听着肖时钦跟介绍人打电话,想着等电话完了请他再吃点东西,顺便把刚才组织的解释语言表达一下。


——对,退货。


对方不知道说了啥,肖时钦有点无奈的说,

——什么叫就算是我也会被退货啊。


——退货理由?

肖时钦看向周泽楷,问,“小周你想怎么写?”


“呃……(实话实说吧)”


“照实写?”


“嗯。”


“……你确定?我觉得这个……貌似挺隐私的。”


“没(事)。”


“……好吧。”


肖时钦回到电话上。

——退货原因是该款机器人无法满足消费者生理需求。


………………等?!


2.3


“所以你退货的理由是我的防水性不好?”


周泽楷不知道肖时钦总结的这个专业表述是不是正确,但比起之前那个无法满足生理需求实在靠谱太多了,他犹豫的点着头。


“而且……”他伸手指了指肖时钦是脖颈,比划了一下消化系统的位置,表示比较担心吃进去的食物的再处理过程。


“还有我吃东西这件事?”


周泽楷点头点的坚定不移。


“呃,一项一项的解释吧。首先关于防水性,我的一部分线路是没经过防水处理的,所以不能浸泡在水里,但是一些接触水的日常事务还是没问题的。”


肖时钦看了周泽楷一眼,把自己的袖子撸上去,露出一条不太见阳光的白胳膊,“这些皮肤和肌肉都是人造的,一部分机器人人造皮肤和肌肉破损之后无法修复,必须寄回专卖店修,但是我可以分解吃进去的食物,用来合成这些有机物,进行自我有机体表修复。利用率很高,所以不会产生残渣。”


“到底……(有什么意义)”周泽楷不觉得平时干个啥活能掉皮掉肉的,这个功能……有必要吗。


“毕竟生活中有危险的地方比较多,而且,为了维持有机体表的活性,设计上也是设定了仿生新陈代谢,但是比人类要慢得多,毕竟不需要维生,只是维持外貌的原状和功能性而已。”说着,肖时钦用水果刀在手臂上划了一道,伤口绽开露出逼真的皮肉和粘稠的血,他伸手把那道伤口捏住,很快的就愈合了。


周泽楷伸手摸上那只白胳膊,手感跟真实的皮肉并没什么区别,就是血渍,跟普通人不一样,摸起来更滑腻,不像是血,更像是…………油和其他什么的混合。


他有点不确定,收回手,犹豫了一下,沾血的手指捻在鼻子前闻了闻,果然有铁的锈味和油的香气。很……神奇。也很新奇。


他以前也用过其他机器人,但是肖时钦给他带来的是全新的认识。


周泽楷抬头看着肖时钦,一双黑眼,贼好看,“不退了。”他想了想,又补充,“……行?”


肖时钦也看着他,厚瓶底一样的眼睛滑到了鼻翼上,肖时钦抬手推了一下眼镜,就笑着冲他伸出手,“那好吧,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周泽楷先生。”


2.4


“待会会有公司的电话回访,调查是否是你本人提出的退货申请,到时候你再说撤销好了。”


周泽楷点头的时候电话已经响了,小周感叹了一下工作效率,接听,就听电话里一个温柔的系统女声说:


——对不起,你所提出的申请中无法查询到该产品型号。请再次输入。


周泽楷一愣,然后抬头询问肖时钦,“型号……?”


“LS07,商民两用型。”


——对不起,你所提出的申请中无法查询到该产品型号。请再次输入。


周泽楷没有浪费时间,直接根据提示按了人工服务查询型号。……虽然他还是喜欢按键的那种。


——对不起,商民两用型没有此系列,LS是军用系列。


肖时钦看到周泽楷茫然的看着他,“……怎么了?”


TBC


【周肖雷文】片段灭文法1.5-2.0

……好吧,之前那个被屏了。


可能是字数太多的缘故?


如此小清新的文,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