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假何时来

【张肖】逻辑顺行 4


——所以说啊,你……


——时钦,我们在一块儿吧。


肖时钦一时间僵在那里,对方说完之后,转过头来看着他,平静的看着他。没有心血来潮的激动,也没安慰或是其他犹豫的影子。这想必是张新杰考虑完全的结果,把那些乱七八糟纷扰繁琐的困难都想过之后得出的结论。


等了一会儿,见肖时钦还没回话,他起身从随身的记事本里翻出一页,“下个月我申请的经济适用房就下来了,位置有点偏,但离你们公司班车点近。我上班有点绕,但好在不堵。首付我已经准备了,公积金你比我高,以后用你的还,不够的我补。”


——等等等等,公积金用我的?房子要放我名下?


——对。


——那你呢?


——就你一个。


肖时钦第一次打断他,有点不敢置信,这次滚完床单之后的信息量够他消化3年,四核CPU都有点运转过热。


张新杰又等了他一会儿,发现他没再发什么言,于是目光又回到自己的本子上,一本正经的说,“然后是……”


说实在的,后面张新杰说了些什么,肖时钦有听但是一句也没从脑子里过。就好像第一次学C语言,看着天书一样的代码噼里啪啦的,却一句都看不懂一样。但是他确定的是,张新杰是真的考虑好要跟他在一块儿。而且,大概是好几十年的那种。


他有些笨拙的用手掌推了把眼镜,脑子里胡乱的不知道该想啥,于是只能胡思乱想。啥都想。


他想,是不是应该给张新杰写个婚前财产公证啥的,毕竟虽然用的是自己的公积金还贷,但毕竟大头儿还是张新杰拿的,房产证上又只写自己一个人的名字,还是得给人家一些保证是不,这年头房子不管在哪个地角儿,都是动辄上百万的不便宜,多少为了个房子闹官司的父母兄弟姐妹夫妻。


还想,是不是该买辆车给张新杰,这边的风俗不都是一个人出房一个人买车么?然后又混乱的想起来,张新杰有车。但按理自己应该给买辆车的吧?干脆让他把原来那辆卖了,都开了好几年了,自己贴钱给张新杰换辆30万以上的,他记得张新杰明年好像要升区域经理了。


然后。


然后他又糊里糊涂的想了很多有的没的,净是些家长里短的事儿,直到张新杰翻了一页,他才猛然发觉想象力已经蔓延到半个世纪之后,思维发散的有点过了。和张新杰在一块儿,总是很容易让人一下子就看到多年以后的日子。


——时钦。


对方停顿了一下,扭过头来看着他,“你觉得呢。”


——呃,嗯?啥?


肖时钦一时半会还没空出内存来反应,但以他对张新杰的了解,刚才那句大抵根本不算是个问句,只是象征性的加在句末以显示自己民主而已。这位仁兄大概早就已经计划好了,最后连个问号的口气都听不出来。


果然对方扶了下眼镜就低下眼,“那我就当你同意了。”


——欸,等等,这个事……


他还没说完,张新杰抬头打断了他,“对了,20分钟前你要对我说什么?”


“啊?”


“你说‘所以说啊’,然后说我怎么着?”


……


肖时钦有点系统崩溃,这个人怎么突然想起这个来了,措不及防的倒出这么一个事,然后现在又像没讲过一样想要继续先前的话题!这都是怎么个运行节奏!按软件还得看硬件能不能带起来呢!


肖时钦觉得没法跟摩羯座一起玩了。


始作俑者看着他,忽然就笑了,然后抬手摸了摸他的耳朵。略凉的手心阖在耳廓上的时候,肖时钦才发觉,依这个热度来看,自己的耳朵大概是红透了。他有点沮丧的打开那只手。


……妈的,你这个心脏。







【张肖】逻辑顺行2

肖时钦一直觉得把张新杰和言情剧的词们联系在一起是件很OOC的事。对张新杰来说逻辑比其他的要靠谱的多。如果说人是由肉体和灵魂组成的,张新杰估计是由if和else组成的条件判断句。

 

肖时钦倚在电脑椅上撮了一把眼镜,然后动手编了个小程序。

 

那个程序很简单,把他能想到的常见情景根据张新杰的性格进行汇编,然后随便搞了个最简易的用户体验界面,就一个文字输入框和一个按钮。小程序很快就完成了,他随便输了个词测试:

 

23点。

 

——早点睡。

 

屏幕瞬间显示这个词,肖时钦乐了,又动手打算敲了个词进去,这时候电话响了,他接起来。

 

——喂。

——是我。晚上有空?

——恩,有啊。

——一起吃饭,我去接你。

 

肖时钦便是万万没想到张新杰所谓的有事找你是指让自己帮忙修电脑。而且还是上门修电脑。他还从没去过张新杰家。

 

他原本以为只有妹子会找他修电脑杀毒重装系统。

 

站在张新杰家门口的时候他有点踌躇,打眼一望,他觉得里面的地板比自己的袜子还干净。一脚踩出一个带着热气的脚掌印肖时钦就赶紧把脚缩回原地,张新杰换下一套外衣,打开排列规整得跟冰箱似的的鞋柜,抽出双拖鞋给他,随后一指:洗手池在那边,洗手。

 

等他洗完屋子的主人已经换了一套居家服,连眼镜都换了一副,整个人的气场都平易近人了不少,肖时钦不得不感叹人靠衣装。他在电脑前坐下姿势无比标准的敲了一串命令符:

 

——难得你也会请我修电脑……

 

肖时钦笑着说着一转身,右肩却撞上张新杰的胸膛。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过来,手撑在电脑桌上,把他罩在整个臂弯里。肖时钦脑子有点懵,他比张新杰要高,这种姿势他不得不维持着半趴在键盘前的动作,对方前压一些,他整个肩膀都跟着贴进张新杰的怀里,不紧不慢在耳边呼出的鼻息撕扯着他的心跳。肖时钦觉得血液奔腾涌向脑袋,有点慌。

 

这是什么,调情吗?

 

肖时钦被这个词吓一跳。一上来处对象就是老夫老妻节奏从来都没这一出,这、这是盗号的吧?

 

始作俑者毫无自觉,伸手带着他的手划拉鼠标,认真的指出问题:

 

——注册表有几项冗余的,初步怀疑是病毒。

——这个……删除了吧?

——可疑的删了,没运行测试。

——呃,好,我看看。

 

张新杰垂眼看了他一眼,手臂掌控下的人由于这姿势和过近的距离浑身不自在,肌肉绷的跟条扭紧的毛巾似的。

 

肖时钦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屏幕上,正好切换到CMD,黑色的背景中只有闪烁的短小光标,和映在屏幕上张新杰垂眼看他的眼神,还有那嘴角一动带出的一个简单而短暂的笑。

 

那只一直撑在电脑桌上的手离开了片刻,肖时钦跟着他的动作抬头,看见他摘下眼镜,紧接着就俯身亲上了程序员的嘴唇。张新杰的嘴唇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干燥的,跟他的手一样,嘴唇互相贴近、摩挲,而后含吮,少有舌吻那种深入的“交流”,只不过没有字面上这么温柔,他的吻带着压迫感和感情,常常让肖时钦感觉碰触到了藏在深处的张新杰。

 

程序员自觉的也抽空摘了自己的眼镜搁一边,然后伸手单臂揽上张新杰的颈,他知道他喜欢这种主动贴近动作。肖时钦在他吮吸轻咬自己下唇的时候伸舌勾了下对方的牙齿和上唇,紧接着他看到那双经常藏于镜片之后的眼抬起来,啮住他的舌头含进嘴里,同时握住他的手腕整个人都压下,舌头想收都收不回来。

 

 

 


本来我是写了肉的

但是特么我是直接在LO上写的,然后按BK键本来打算删个字,结果页面返回了,返回了,返回了,回了,了。。。。。。。

所以我还没有从这个深深的打击中恢复……………………

只能先TBC了



TBC

【张肖】逻辑顺行

肖时钦看着张新杰把自己手里的烟抽走,捻在烟灰缸里。还往里面倒了点隔夜茶。


那么丁点火惨叫着迅速灰飞烟灭。


——怎么了??

——不健康。


肖时钦扶额。


——你也抽好吗?怎么只许州官放火……


他没能说完,对方伸手在他脸侧摸了一把,握着下巴拉过来严肃正经的亲了一口。


——我走了。

——……那你慢点。

——嗯。早点睡。


门关上的时候屋里没开灯,只有走廊上的声控灯应声而亮,映了张新杰一个乌漆墨黑的背影。


肖时钦伸手摸出自己的PAD连上网,少见的在一片代码里走了神儿。


他俩的开始实在是匪夷所思,绝不是逻辑顺行的结果。就连走到今天这种程度也是出乎意料。


没啥交流,没啥约会,没啥约定。


每次都是张新杰提前两天打来电话,询问两天后晚上的时间安排,然后就是定个时间地点,一般都是张新杰定出来的,肖时钦只需要表示同意与否。而地点也不外乎连锁酒店和肖时钦家两个地方。


这种关系让本不擅长人际关系的肖时钦有点挠头。说是恋爱吧,没有传说中恋爱的特征,把他们之间处的情形输入If条件句运行出来的结果估计约等于约炮。说是炮友吧……肖时钦什么时候答应可以当炮友了。真细究起来他特么还是被炮的那个,顶多算是炮灰关系。


但说不是恋爱吧……每次做完擦丁丁的时候,对方总是拍拍他说来,然后拉他上床抱着,俩大男人,赤条条的躺在空调房里,怎么想怎么觉得有点羞耻,一开始肖时钦都有点不好意思,直接翻身扭头去,结果对方的手臂跟着搂了过来,箍在自己胸前,鼻息就打在耳边颈侧的那块皮肤上,痒得直至心扉。对方好像没半点自觉,也气定神闲没觉半点不自在,抱上就不撒手,能抱多久?反正有次肖时钦睡醒两觉了那手还没撒。


为了这点奇怪的癖好肖时钦曾偷偷的上网查过几次,知乎果壳豆瓣天涯轮番上阵,无一例外网上的好事者告诉他那是占有欲的表现,碰到这种真爱就嫁了吧。


然后肖时钦就利用各种手段把上网记录清除了,删的都快恢复出厂设置了。


真爱吗?


他推了把眼镜看了眼看个报纸都要做摘要的张新杰。只这一条就判断,这也太不合逻辑了。


TBC

【叶韩/张韩】1111111(无短小不成文)0.1-0.8

没人陪我YY韩队+赶考摸鱼综合症



整个故事都是胡扯


别信


总之这个故事简单来说就是,叶修发现他的微波炉能预测死亡时间。





0.1


叶修猫着腰蹲在微波炉前面,看了眼摊在地上的电源线,眼又瞥上了微波炉液晶屏上闪着的时间。


这电器越来越先进了啊,微波炉都特么搞成太阳能的了么。不用插电还能亮。


而且这还不是最奇怪的。奇怪的是这个时间会随着放进去的东西不同而变化。




0.2


这个神奇的发现也是个偶然,然后拎着牛奶的叶修敏锐的发觉到了这点。


随后他干了件跟大众没两样的事:试验一下。


比如把苏沐橙养的金鱼放进去,把老魏的小鸡放进去,把莫凡的仓鼠放进去。


只要把门关上,时间就会变。有时是几个小时,有时是几分钟。而后如果放在里面一直不拿出来,液晶屏上的时间就开始了倒计时,倒数到四个零的时候里面的东西就嗝屁了。


当然,如果拿出来,液晶屏就不会倒计时,而是停留在那个时间上。但是过了那个时间,刚刚放进去过的东西一样会嗝屁。


叶修觉得挺有意思,把自己的手搁了进去。




0.3


结果没法关门。


时间压根也没显示。





0.4


于是他换了种方式,用自己随身的物品试试,摸了半天只摸出个钥匙串和一个打火机,于是顺手把刚买的打火机搁进去,关上门。液晶屏上显示20分32秒。


叶修啧了一声,意思是说哥只能活20分半钟?他旋即考虑了一下20分钟能通哪几个副本,世界BOSS这种看脸的东西,不能指望。


然后他又把钥匙串搁了进去,再次验证一下。哥这种天庭饱满(浮肿),地壳方圆(虚胖)的富态面相,怎么说也得活个百八十年,20分钟?这不科学。


关上门之后他发现液晶屏上显示7200。


7200?这是啥?分钟?秒?这要是秒的话是多少分钟?


一想到要做两位数的乘除法叶修就放弃了。


管他是多久,等呗。


实践是检验真理最实惠的手段。


于是他及拉着拖鞋,晃到电脑前面开了个副本。




0.5


门锁响了几声,苏沐橙提着雪糕进来了,然后跟叶修招呼了一声。


——对街的王大爷不知道咋了,我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救护车停小卖部门口,围了一圈人。

——啊?哪个王大爷?

——就是我老给你买火机的那个。对了,还有你一个快递。


叶修哦了一声接过来之后,突然想起打火机的事。


他一边心不在焉的撕快递,一边寻思这俩事儿不会有啥联系吧。


然后他看见快递里包着的是一串钥匙,上面挂了个挖耳勺。





0.6


他一愣,伸手摸出自己兜里的那串:上面挂了个挖耳勺,但每个钥匙上都有俩小字“霸图”,常年的使用,已经被手指磨的有点秃了,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


他再翻过快递看看包装,寄件人工整的写着张新杰三个字。


宋体,四号字,不加粗。





0.7


“你好,我是张新杰。”


“哟,小张啊,我问你个事。”


“叶队你好,这是苏沐橙的手机号。”


“我知道,我这不没手机吗。我问你个事。”


“嗯。快递收到了吗,根据时间计算应该到了。”


“啊啊,收到了,正好我要问你个事。”


“那好,请把你那边的钥匙串包装好,用顺X快递按照寄件地址寄过来,保值30元,勾选运输保险,谢谢。”


“…………我说你能听我说完吗!”


“请讲。”


“那串钥匙是谁的??”


“韩队的。”


“喔……”他恍然想起来貌似上次拿混了。但这几天他一直在家宅着游戏,没有出门用钥匙的机会,也就没发现。还是韩文清那边……呃,照这么看应该是张新杰那边,发现的。


“具体事情已经交代完毕了,我挂了,再见。”


叶修想了片刻,觉得还是说一声的好。


“等会儿啊小张,有个事我得跟你说说。可能听起来挺不科学的。”





0.8


张新杰认真的听完叶修讲了试验和发现过程还有结论,他沉思了一下,问:“叶队,你最近是不是信了什么新兴宗教?”


“……哥本身就是大神好么。”


“那你应该注意一下睡眠时间和睡眠质量。”


“本来我也没指望你信,就是吧,你跟老韩知会一声,最近小心点。我试验过。"


"……你试验是把生物放进微波炉。”


“啊。”


“然后关上门。”


“嗯。”


“然后微波炉液晶屏上显示了时间,并开始倒计时。”


“昂,然后那些东西等倒数到零的时候就都死了。”


“……这就是微波炉的使用方法,请你仔细阅读说明书。”


“……我又不是不会用,没按【开始】!”


“有些微波炉不用按,关门即开始加热。另外微波炉是利用微博震动分子进行加热,活的生物不能放进去加热,建议你最好认真看看注意事项页。”


叶修直接挂了电话。他喷了口烟,觉得跟张新杰无法交流。





T不知道啥时候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