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假何时来

王黄的那个食人族的局部

估计开头需要重新写,有点偏离。



——————————————————


但,王杰希的关心总是带着一些强制性在里面,就像普通的专制家长,一言堂开的不容别人有任何“但是”。但是他喜欢,总想在这边那边唱唱反调,干点严令禁止的事。所以他黄少天成不了高英杰——他曾经潜去看了一眼那个小孩,完美的执行着王杰希所让他做的所有事,像所有完美家庭里的优秀孩子一样。黄少天撇撇嘴就走了,很显然王杰希并不希望他知道除他之外还有一个高英杰的存在,他从没在他面前提过这个小孩,甚至连名字都没说起过。黄少天是个聪明人,他同样也不会让王杰希知道他知道并拜访过他的这个未曾谋面的“弟弟”。

 

——或者该叫储备粮食二号?

 

黄少天回头看了一眼。这么听话,味道一定不错。

 


 

黄少天把窗拉开一个缝隙,伸手勾开窗帘望了一眼,而后他拉开窗,轻巧的钻进去。

 

然后他就落进了一个怀抱。黄少天一惊,但也只是惊的一个哆嗦,随后他就闻到了王杰希的味道,他让自己放松下来。“老王这么晚了还不睡,抓谁啊抓我呢?”

 

王杰希没有说话,手顺着黄少天运动衣裤的缝隙摸上他的腹部,很快黄少天就察觉到了不对。

 

那只手太冷了。

 

黄少天狐疑的合在那只手上。

 

“……老王?王杰希?”

 

紧接而来的剧痛让他的脑筋迅速清醒,他攥住那只手拼命往外拉,试图挣出王杰希的禁锢,“王杰希!见鬼……啊!王杰希!王杰希王杰希!!”同时他喊着对方的名字,希望把他从本能中唤醒。混蛋,黄少天咬牙切齿的想,王杰希的永夜马上来了,他在本能的寻求进食。好痛。

 

该死的,为什么会是今天?提前了?之前如果有这种本能觉醒王杰希总是会提前提醒他,并亲自把他送到别人那里住一晚。但这次没有任何预警。黄少天没去想这是为什么,是因为这次不准时出乎了王杰希本人的预料,还是他根本就是想在今晚吃完“大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喊了,照王杰希这个架势,他已经不指望王杰希能在他还有一口气的时候突然清醒过来。被进食的疼痛刺遍全身。“你这个混蛋王杰希……有本事你弄死我先……吃活的你特么还有人性吗……啊哈对了你本来就不是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王杰希在温暖的血泊中慢慢的找回了自己的意识,他在恢复初期有点茫然,大脑一时从进食的喜悦和兴奋中冷静不下来,还处于迷茫阶段,不记得自己干了什么。直到他的嗅觉开始更醒,扑面而来的血腥味灌满了他的口鼻,他愣了愣,突然开始在身边摸索起来。

 

他的视觉还没完全更醒,此时视野中一片灰色,像是森林里清晨未散的雾气,阴暗而晦涩。很快的,王杰希摸到了黄少天发冷的手,他一把抓起来。

 

他摸到那手上粘腻的痕迹,肯定是血。

 

王杰希把他拖进怀里抱着,从桌上摸索下杯子来给他喂了一口水,拿下来的时候还洒了一些在他身上。黄少天几乎睁不开眼,只是小口喘着气,那些气还没等吸到底就被呼了出去。他觉得他几乎就要死了,他很想说些什么,事实上他也正在这么做,但几乎无法听清。

 

妈的,混蛋王杰希,有本事你就吃了我。王杰希,你个混蛋,混蛋王杰希混蛋混蛋王杰希。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个。直到王杰希把手贴在他的颈侧,摸着他的脸把嘴唇印在上面。黄少天想到了那个高英杰,想到了自己窥视的时候,王杰希待那个小孩的关系和照料。腹部的伤口突然刺痛起来,每喘一口气,都疼的要命。他突然觉得委屈极了。

 

————————————————————

 

王杰希站在隔护玻璃前,交叉在胸前的手无意识的抽搐屈弯,他看了眼,无声的插进休闲裤的口袋中。

 

维生器械下的那具身体伤痕累累,他甚至能嗅到牙齿和唾液在黄少天腹部留下的痕迹,连碘酒都擦除不掉,这次发作几乎送了这个青年的命,当他找回理智的时候黄少天的生气与身体之间的联系只剩丝丝缕缕,就像枝头的果实一样,摇摇欲坠的诱人。他不敢再碰他。

 

而现在,勃勃的生气从那具无力的身体中不断涌动,王杰希甚至能看到那些流动的脉络,和在伤口泳聚的、比血液还要粘稠的生命力。那是黄少天的生命力。他曾以为是无穷尽的生命力。如同禁果一样美味的蠕动着、引诱着他,让他难以抗拒。

 

不。

 

王杰希握紧裤袋中因渴望和本能的欲望而不断抽动的手指。

 

不。

 

“真馋人,不是吗?”

 

王杰希皱起眉,声音带了些警告的味道,“离他远点,他不属于你。”

 

“也不属于你。”对方笑,声音因叼着烟而含糊不清。“自己不吃还守着不让别人吃,太过分了吧大眼。”




……

_(:з」∠)_快写答应好的文啊我特么到底在干毛!

给米方战友的王黄文

【王黄】食人族  0.5

 


注意雷出没。


 

 

王杰希推开门,随手把帽子挂在门口的古旧衣架上,食指勾开领结。他松口气,脱下外衣转身坐在单人沙发上。手边放着一杯热饮,看来是冲了的时间不久,还冒着丝丝热气。他用指背碰了一下,随手拿起喝了一口。

 

“回来了?”快节奏的脚步由远至近,踩得木地板咯吱咯吱响,紧接着一双胳膊就绕上了王杰希的脖子,那人在他耳边用鼻子嗅了一下,给王杰希一个略微温暖的拥抱。

 

“嗯。”王杰希拍了拍他的背,便拉开距离。

 

“又没抓着?”

 

“没有。别晃我,水洒了。“

 

那人从王杰希身边拿走脱下的上衣,自己硬挤过去坐,“老王你这是第几次失手了?你怎么搞的啊,不打算过冬了诶哎哎哎——别扯!“

 

王杰希伸手一把揪住他的脸,年轻的皮肤质感,紧实弹滑,皱着眉,“老王也是你喊的?“

 

年轻人把自己的脸皮从王杰希的手里抢救出来,“我靠,用这么大劲,多大仇啊!“他揉揉脸,”给我扯坏了,爷还指望脸过活咧!“

 

王杰希没管他胡说八道,径自端着水、拿起份报纸坐到靠窗的书桌前。快入冬的下午3点钟屋里的光线不是那么充足。

 

“我说王杰希,说真的,你真的不打算过冬了吗?”

 

“这个让我来发愁,你做好你的那份就行了。”

 

“但今年是你的‘永夜’吧?你在想什么啊?不打算过了吗?以前你可以糊弄过去,今年不行吧我说?你打算为了人类伟大的自我牺牲吗?还是你打算吃了我啊?兔子不吃窝边草,你听说过吧?怎么说我跟你也这么多年了,你下得去口吗王杰希?”身后的人在王杰希背后一边叨叨一边走来走去,地板被他踩的咯吱咯吱直响。

 

王杰希捂住额头。烦不胜烦。

 

食人族是中世纪一个古老的种族,只靠噬人来生存,其余什么食物都无法转变成身体所需的能量来源。这个种族中的每一个成员每过一段时间就会迎来一个身体最虚弱的时期,被称作“永夜”,有的人是一年,有的人是十年。“永夜”是食人族员的一个优胜劣汰的考验,能够度过永夜的将会在身体和其他各项机能上有进一步的提升,他们将这种提升称为“成长”;而无法度过永夜的族员迎来的将是死亡。

 

后来这个种族由于人类的报复性猎杀而数量一直停滞不前,随着工业革命的进程,人类用机械武装着自己,食物获取变得艰辛而危险重重,有很多族人没有足够的食物来度过永夜,就这么死去,而食人族就这么慢慢的消亡了,仅仅在史料里留下一星半点的记载。

 

王杰希自从知道了自己的种族之后查了不少资料,他盘着腿忍受着漫天盖地的饥饿感,紧蹙着眉把摆在眼前的生猪肉、牛肉和鸡肉一样一样吃下去,那种味道让他作呕。

 

结果他真的吐了。但是饥饿感并没有停止,这次尝试除了让他拉了三天肚子和脱水之外没给他的身体任何解脱。

 

直到他遇到了黄少天。

 

TBC